IG夺冠,别人玩的是梦想,你玩的是游戏

游戏家族名字 | 2018-11-04 19:18

潇潇学长

大家好,我是潇潇学长~

昨天IG夺冠,朋友圈以及各个群里都沸腾了。曾经的辅导员在全体大群里发了学校食堂直播胜利时,学生庆祝的场面。说是群情昂扬,欢天喜地也不为过。

俱乐部夺冠为国争光,应当高兴,可是看着满屏幕振臂欢呼的青年学子,我心情却有些复杂。这两年电子竞技身上的污名逐渐开始洗刷,越来越多的人为电子竞技正名。随着游戏直播行业的兴起,新一代90后长大,话语权的增加,「今天的电子竞技已经不再像十年前一样被视为“电子海洛因”、“洪水猛兽”了」。虽然这是一件好事,但我总觉得哪里好像有些不太对。我讲一个故事,让你们感受一下,为什么我会觉得不太对。说到游戏、竞技,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的学长。就是从小学编程,经常出现在我文章里的那个。他是世界级的编程选手,去年刚刚拿了某大型国际编程竞赛的线下冠军。大家都知道一万小时定律吧,毕业之前,有一次我问他,你算法这么厉害,花在上面的时间应该有一万个小时了吧?他扶了一下眼镜,认真地想了一下说。「应该没有,但是我花在看动漫和游戏上的时间应该不止」。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所以也没太当真。直到后来,有一次我们一起去成都参加了华为的一个算法竞赛。因为失误只进了八强,奖品是一台华为的电视盒子。学长本来挺失望,后来试了发现可以装哔哩哔哩,一下非常开心,说这玩意比奖金还要好,当晚就在宾馆里看起来了动漫。我看的动漫很少,也不追连载,也没在意。可是无意间瞥了一眼,却发现竟然没有字幕。我很吃惊,就问他,为什么没有字幕。他回答我,因为我听得懂日语。我更吃惊了,详细问了一下。他告诉我,他从小开始看动漫,因为看得实在是太多了,后来看动漫已经不用字幕了。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开始相信,他当时说他看了一万个小时动漫,原来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后来有机会,我又问了他游戏的事情。他告诉我,他玩的游戏主要有两款。一款是CS,另一款是魔兽世界。一款游戏能玩上千个小时已经非常夸张了,如果一天玩三个小时,那得坚持玩一整年。上万个小时,那都玩些什么呢?

「他说,到了后期,已经不算是“玩”游戏了。」

他最早从CS开始,一开始只是自己一个人通过浩方这样的平台和一群不认识的人玩。随着实力提升,逐渐组建了自己的战队。「有了战队,就要准备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要参加比赛就要训练,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已经脱离了“游戏”了。」。

他给我举了一个例子,他当时为了玩好狙击枪,光甩狙这一个动作,他就练了一个月。甩狙是游戏术语,指的是在飞快地甩动当中开枪并集中目标。练起来就是不停地甩鼠标,然后射击。

我只是一个业余玩家,当时练了二十分钟就觉得屏幕天旋地转,有些恶心,「很难想象,坚持练习一个月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而他告诉我,他并不是狙击手,练习甩狙,只是为了万一狙击手被打死了,他能够顶上。但是不管我怎么问,学长都没有告诉我,他们当年战队的成绩,只是说是川渝的前几名。不过魔兽世界,他给我看了一段当年他们的视频。视频当中,他和一个战士站在城门口,一起面对十几个人的围堵,一路拼杀,最后扬长而去。学长说,这段视频曾经被很多人看作是德鲁伊的经典战斗教学。学长玩德鲁伊,所以他在许多社交软件里的昵称都是三修德鲁伊。虽然我并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我总觉得很酷。因为每次看到都想会到视频里那个辗转腾挪的德鲁伊,就好像是光彩夺目学长的化身。

「只是我非常清楚,这光彩夺目的背后究竟是怎样的辛苦」。

曾经在暑假的时候和学长一起备战,我们乘坐最早和最晚的两班校车前往集训地。我硬生生地在那个暑假治好了晕车的毛病,到了后来,我甚至可以在摇晃的车厢里低头写代码。我还记得,硕大的教室里非常安静,静得只剩下键盘的敲击声。学长永远是切题最快的,切完所有题之后,再一道一道讲给我们听。他好像永远不会累,每次看他,都能看到屏幕里,代码在一行行飞速地出现。除了吃饭的时候可以稍稍放松,剩下的只有训练,再训练,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比赛前在长沙吃烧烤的时候,他告诉我们,他当年没有继续电竞的一个原因就是太辛苦了。那时候主播还没有兴起,Ted、th000等电竞前辈都过得不太如意,而且都有很严重的颈椎病。IG夺冠了,所有人都在庆祝,这也注定成为中国电竞史的一件大事,只是大多数人看到的是游戏、是胜利、是荣誉。而我却想起了曾经度过的一个个闷热的暑假,在键盘上流下的一滴滴汗水。

”玩游戏不是错,喜欢游戏更不是原罪,

为了梦想而努力,都是伟大的”

只是,少年。你玩的是游戏还是梦想呢?

喜欢这篇文章的话就请在文末给我点个赞吧。

往期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