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 Game

游戏家族名字 | 2018-12-01 06:27

不知不觉,十一月又过去了,2018进入了年底。

麻阳冰糖橙是本年度摘男的最后一个产品,年底不会再上新品。

we are in the end game now。

时间线回到了8月份。

我们今年的丑柑做得不错,但后边没有好产品接力,加上投资没谈成,我们能力又不行,无法再支撑每月几万块的费用支出,最重要是一直沉沦在水果里,我的价值被极大削弱了,我认为客观上不支持我继续这么玩,必须要停一停。

原计划是卖完黄桃就停的,因为去年的业绩还可以吹吹牛,我不想今年猕猴桃做烂,留下悲惨回忆,所以当时发的那篇摘男商城关门大吉不只是开玩笑,是真有那个想法,但是黄桃又让我相信了用心种植能够种出优质水果的故事。

黄桃是去年冰糖橙基地的夏主任邀我去卖的,这是芷江县的一个扶贫项目,当地农民组建合作社,在一片富硒土壤上开荒种植,种植由老夏技术指导,特色是有机肥种植。

跟摘男卖的三华李一样,这个黄桃有一种高档的甜味。

之所以说“高档”,是因为我找不到形容词去形容那种味道,很多水果是甜的,但有那种水果香味又有点蜜蜜感觉的甜味,很少机会能够感受到。我认为这是优质育种和种植技术好带来的结果。

由于黄桃的上市时间太短,价格偏高,桃子发快递容易损坏等问题,这次黄桃我们也就卖了1000多件就结束了。我有遗憾,因为水果很好,但配套的问题很多,加上我的销售能力有限,所以没做出影响力。

在去考察黄桃的时候,我正式参观了老夏的冰糖橙示范基地,当时的冰糖橙还是绿绿的,我亲眼看到地下刚施的一块块菜籽饼,眼见为实,真的是有机肥种植。

(这块像屎一样的渣其实是有机肥)

所以我又想等冰糖橙上线,去年我们是被苹果摧残得万念俱灰的情况下上线了冰糖橙,可以说毫无准备,但都跌跌撞撞卖了30万斤,今年要是提前准备,也许可以搞个100万斤小目标出来。

可是生活的现实摆在面前,8月我开始在摘男撤出精力,回归老本行,也竟然可以短短三个月时间立了几个项目,稍微喘了口气。

因此8月份停更后,大家一直看到的都是去年的炒冷饭文章。今年的红心猕猴桃受天气影响,不好吃,苹果还是老样子,两个产品今年我都没有去收果,一是今年的品质我不看好,二是我觉得自己卖不了多少,所以就找人合作发货算了。

10月某日,老夏来电话了,邀请我去湖南,百般好话,盛情难却。

月底我和搭档老谢去了怀化,第三次到,比较熟路了。

虽然还接近一个月才上市,老夏种的冰糖橙已经几乎纯甜了,不过个头不大、皮厚,还是跟现在已经上市的云南实建橙有距离,可是从好吃程度,冰糖橙应该要甩云南橙9条街。

山上考察完后,我提出了一个很大的要求,我想老夏的基地给我3万斤橙去派发试吃,老夏当然没答应我,但其实,我想要的是10万斤。

这次去,我们和芷江县农业局长也开了会,讨论的方向是一致的,就是怎么样把芷江冰糖橙的名字传播出去,卖出好价格,基地要做的是把控好品质,我们要做的就是卖给更多的人,让更多人知道自己吃的是芷江冰糖橙。

摘男去年卖冰糖橙的转化率数据非常高,稳定在40%,一是因为便宜,二是我们摘男的粉丝质量还是很高的。假设今年给基地高一点的采购价,卖价也提高一些,估计转化率仍可以达到20%的高水平,毕竟新鲜好吃的橙送到家才卖两三块钱一斤,实在太划算了。

所以我认为想快速覆盖更多的人,拿一部分橙出来在特定渠道送是可行的,会是一个多赢的结果。

但是这一步已经走不通了。

出发前,老夏很期待我过去,但明显我走时,是失望的,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当场给出承诺,能够带来多少的销量。其实不用说,橙子跟所有其他水果都不同,只要便宜,新鲜,好吃,基本都是很容易卖爆的,比如参考4月份的时候我在四川自行收购的脐橙,20块5斤,几天就搞掉一片果园了。但这个橙的批发价相当弱鸡,目前怀化冰糖橙卖不起价的局面,是由于……太多散户造成,总产量大,家家户户都可以随便放网上卖的产品,肯定价格不会好到哪里去,陕西桃,山西苹果都是这样。

只是,把橙卖出去的同时又要告诉大家这个橙是谁种的,也不管以后有很多人直接跳过自己找上门,这样自杀式的营销,除了摘男还有谁会那么热(sha)心(b)去做呢?

所以我认为如果基地肯输送一批免费果,那我也就当帮芷江农业局和基地在广州一线大城市做个推广也行。我出发前有考虑过,要是基地不提供资源我就不玩了,毕竟卖水果已经把我搞得很伤心,没有尊严了,这一年大家都觉得我是疯子一样老是找他们买水果。

不过目前我还是想卖,主要是我觉得这真是个不错的东西,而且我们能够在操作层面上确保有机肥种植,鲜摘即寄,不打防腐剂,加上价格的优势,可以用来测试一下我们手头的营销裂变工具的效果,其次就是我不甘心。

于是我又蠢蠢欲动,动用了一些个人关系,联合一些力量去推这个橙,这还是成立摘男以来第一次这么去做。

然而最后我们还是被冷落了,可能是因为没承诺销量?快到上市期的时候,老夏失联了。

这生意眼看是没法做了,我一腔热情,想再做一件好事,一件有意义的事,但又被现实当头泼了冷水。好在摘男还有另外合作过的对象,换一家人发货也行,只是这个冰糖橙改姓麻阳了。麻阳冰糖橙好吃,袁隆平签字确认过的。

在选择供应商问题上我很小心,不求价格最低,但求靠谱,但结果…………还是不靠谱。

适逢下雨,第一批发出去的冰糖橙出现了个别问题,主要是水汽未干造成一两个橙在箱子里坏掉,我们操作不好,深感抱歉。

这次问题是错在我自己没有问清楚情况,供应商原来是一个两人组合,没想到竟然已经拆伙,其中一个经验丰富的也是我一直对接的人没接我的单,另一个接了的人,却没通知我他是第一年实操冰糖橙。

这剧情令我相当无语,但我坚定相信供应商的人品很好,失误确实是经验问题。橙肯定是新鲜的,这个时候哪有库存橙,全都是新鲜摘的。

但为了招牌着想,我把价格和规格都往上提了,不再低价走量,换人发货,提高品质。这时候老夏倒是回头来问:“好久没沟通了,你那边的订单呢?”我谎称没多少单哦,因为没推广。但实际上我还有1000件货要发。

公众号的粉丝很多都是铁粉了,积极赔付,被骂几句还是过去了。但用关系撬开的合作对象,真的很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很看重朋友,我自己衰我自己背责任,我绝对不想给朋友添麻烦。

因为这次冰糖橙价格比去年抬高了,一开始策略没有走拼团,启动量不太好,我有点心急,所以还没完全确认质量的情况下,让广州一家知名连锁企业给摘男免费做了次推广,结果造成不好的影响,这次还真让我处境尴尬了。

以前我看见公众号有人来售后,看见坏果的照片,我就很愤怒地马上把供应商骂得狗血淋头,但这次我真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因为明明自己都想断了水果这个念头了,是自己还相信产地的人说的话,是自己主动去送死,热脸贴冷屁股。

你说这个老夏,为什么关键时候失踪呢。

听了他一句话“邀请摘男共同建设基地”,我还专门去找了永庆坊的设计团队哄他们跟我合作,对,永庆坊就是大老板到广州出差考察的旧改项目。

我还没说可以动用的渠道资源,万人推广群,1000万粉丝的大号,广东省上千个线下网点……

这算不算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我要冷静想一下才能决定接下来怎么办。

摘男的粉丝数据我在后台可以看清楚,基本以珠三角,上海、北京地区为主,我每天都会看什么人在下单,订单寄到什么小区,从地址可以判断大部分都是收入水平较高人士。加上一开始摘男的粉丝都是从我的同学圈子裂变起的,所以我认为摘男的粉丝多数都是高学历高智商人才。

不如这一次大家给我支支招?到底我还卖不卖水果好?写留言给我。建议精彩的送一箱冰糖橙,客服会找到您。

半夜三点,把经验丰富的供应商拉回来,谈好了新的发货模式,先给他1000件测试一下质量。为了卖这个冰糖橙我不能说尽力,但也说是操碎心了……

您想了解名满江湖的冰糖橙?

进入商品页面即可购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