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33名单身男人的故事……

游戏家族名字 | 2019-01-13 09:34

又名:【重建桃花源】

巴菲特说,没有一个人可以通过做空自己的祖国而成功的;

还有后面半句话,没有一个人士可以通过盲目买涨自己的祖国而成功的。

翻译过来——祖国是女性的祖国,对一些胸怀远大抱负的男性,从来就没国,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自己的完美之国。

致敬两位古人,

其一陶渊明【桃花源记】。

其二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最后,如果还有人说,女人是家,男人是国。

你就告诉TA,我无国可归,怎么可能有家?

男人自古成功的逻辑就是——平天下、治国、齐家、再修身……

(注意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同哦,别搞错了……)

这个世界有约35亿的男性,如果我们不以年龄划分,而是以人生的四种选择进行划分。

这四种选择分别是。

A:一生平平淡淡。(80%)

B:前半生平平淡淡、后半生轰轰烈烈。(7.5%)

C:一生轰轰烈烈。(5%)

D:前半生轰轰烈烈、后半生平平淡淡。(7.5%)

那么,我们在套入现实世界的二八定律,我们会得出,80%的男性选择一生平平淡淡、20%的男性会选择纯粹、或先后顺序不同的一半一半的轰轰烈烈的人生。

这就好像100年前、整个中国的识字率只占5%,而如今2019年的天朝大学毕业的人只占5%;

用这两组数据有两层意思;

其一相比于无数据、不如有数据好,虽然我们也都知道不论是过去的识字还是现在的有文凭,有时候也并不能代表什么,并且这两组数据只是5%,并没有严格按二八定律的20%来划分,中间还空出来15%的空间。

其二,特别是我们中国的父母(世界上也大相径庭,犹太人更甚),经常告诉孩子,读书能改变命运,所以从行为上来看,最终会体现在,爱学习的人,本质上的人生选择就是轰轰烈烈的。(我们也很少听到,一些爱学习的人,说自己没有点想法,或许真有那样的人,但语言不好区分的话,行为上总会有与众不同的蛛丝马迹的)。

今天要说的是,在全世界35亿男性之中,5%选择了一生轰轰烈烈的男性中的失败者,并且还剔除了美国、欧洲、日本的男性、还考虑到了城市纬度,也就是说,今天单单之谈北京的一群追求轰轰烈烈人生中的,失败的男性,组成的小团体,最后的奋力一搏的故事。

说实话,写东西也两年了,看到了这个世界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套路、潜规则、并且很多还打着【学习】的口号——说实话,有时候觉得我的作家之路,步履艰难。因为我太无法容忍,让别人的知识、凌驾于我自己的知识之上,我不想让自己成为那些死人,和以及主流世界所谓成功艺术家的精神傀儡,希望朋友们理解……(这段算插播的小广告吧)

【正记】

第一记(闻:章/回/节的意思):多少的男人?怎样的男人?要去做什么?

答1:多少个男人?

33个男人;

答2:怎样的男人?

27个中年男子,3青年男子、3的老年男子,都是单身男子、主流社会的失败者,(异类的教育家、政治家、金融家、哲学家、画家、程序员/黑客、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生物学家、还有宇宙学家,等等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职业,但又是这些职业中的异类,无法控制的异类成长、屡战屡败者。)他们同样选择了轰轰烈烈的人生的男子,但是他们是被残酷的现实打入了精神的地狱中,只能苟且偷生、但又不安于苟且的人。

答3:要去做什么?

我想在我看来(我是后来的记录者),——他们是一帮单纯到可爱的男人,组成一个33人的纯粹男性小团体,非要到这个世界上去寻找陶渊明的【桃花源】之人罢了,只是可惜都是男的,就看那个神秘了几百年的桃花源里,如今是不是女性过剩了,那样在现代生物学上,就可以繁衍出另类的文明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这些男人们却非常坚定的认为,那种文明就是人类终极的完美文明……

第二记:大詹和老魏。(失败的CMO和口齿不清的哲学老教授)

实际上大詹十多年前读大学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位口吃的政治学老教授,可惜随着岁月的冲涮,他连哪位老教授的名字都记不得了,只记得当初上学那会,大詹还是副班长,因为爱泡图书馆加上偶尔给班级里帮点小忙,特别是给老师台阶下而结实的,那位记不起名字的老教授,后来那个教授帮他介绍了学校里的勤工俭学机会,也稍加指导下职业规划和读书。(口吃的老师,在教育界本身是尴尬的组合,如同女明星脸上有明显的疤痕一样,不雅观的)。

大詹毕业后原本计划出国的,但家庭条件不允许,所以只能限制在北上广深了,脑门一拍先去广州(当时广东地区GDP十多年一直遥遥领先),果然在那边仅仅半年时间就自己创业了,是依赖各种展会的销售商,家庭用品。

而当时嗅觉灵敏的商人们发现,广东在衰落,江浙沪在崛起,大詹趁着自己年轻,捷足先登踏上了征服上海之旅,果然电商大战错过了、团购大战错过了、O2O错过了、但互联网金融赶上了——但若干年的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浸淫,果然还是打工,而一日千里的行业发展,成功法则并不需要良心,企业和企业一个个比谁更黑心、谁更快,还有就是谁更道貌岸然。

也是由于互联网金融中的【互联网】元素的需求,加上大詹本身是机器人专业毕业的,所以撑着年轻、商人的社会嗅觉,从上海到北京,而那时候的北京刚刚拉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先河。

实际上大詹做出离开上海去北京发展的决定,花了近两年时间,前后左右翻看上海这个城市的历史、由于是第一批国内创新型金融工作者,也从各个角度思考和权衡世界的未来趋势,最后得出来了一个结论——上海这个城市,大势已去,注定会成为全中国最悲剧的城市。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计划经济的本质是完美的独裁牺牲小我,而完成大我。而上海就是按城市划分,全中国近代以来最小我的集中体现。上海的历史就是一个翻版的美国,1915年的时候就已经是世界的第三大城市,移民城市、虽然八面割据,但是反而让一个城市实现了更先进的统一,虽然历史上一个城市在争取世界风口的过程中,也是有寿命的,也会死去。

还记得,邓爷爷说过的话吗?1991年开发浦东的时候,他说他毕生的一个重大错误决策就是优先将特区划给了深圳,而非上海。

究竟是邓爷爷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大詹的推理是,故意的。

因为不了解上海史和世界近代发展史的人不知道,上海之所以称为【魔都】那是有着洪荒之力的一个城市。

1945年全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1949年新天国成立、往后的大跃进、文革、再到79年改革开放、91年的开发浦东、再到2015年,上海虽有2500万人,大面积的浦东一望无际的平原、人口老龄化率却高达了30%,而此时的北京只有15%左右……

是的,有的城市在变老,有的城市在变年轻,但并不是所有城市都有那样的选择,何况顶层的枷锁并没有解封(这里的意思是,假如把上海像台湾和香港一样实现一国两制,但那是不可能的……)、甚至遥遥无期的同时、一代人在老龄化的时间洪流中,即将淹没……

应该怎么形容大詹呢?他应该算是职业的“淘金者”吧,所谓的商人、创业者、CMO,哪怕CEO在大詹眼里,不过是这个世界让男人竞赛的游戏规则罢了。

直到他来了北京,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来到社会主义的心脏,来到近300年时间酝酿的东方世界的沉睡之都,再度苏醒的地方,而这个苏醒对世界而言,仅仅只有20年不到的时间——全球本身90%资本主义主宰的世界,因为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重新给曾经的因为管理不透明、不科学而导致的计划经济加码、社会主义在崛起、数字化的社会主义(科技公司的依托大数据的独裁也是社会主义元素),加上14亿人不可阻挡的荷尔蒙以及青春和时间红利、精力红利、会再度将北京推上世界的风口……

虽然人类的未来,很有可能大萧条、黑暗和溃败、或也很有可能出现新的转机和发展,技术爆炸等等,但当那些东西回归到人才的时候,还是要看人口红利、荷尔蒙红利、以及竞争的激励度,人才的集体共识所决定的。

总之北京只有20年的时间,大詹非常清楚的这样规划着,但是作为一个淘金者,城市的机会、时代的机会、世界的风口、对淘金者而言应该是意味着具体的财富增长啊?

实际上大詹接下来在北京遇到更新的问题是,随着自己从互联网金融,到区块链金融的迭代,比特币的成功、大詹看比特币论文、和在那个全球最前沿领域挣扎的时候,突然有一天,他发现。

原来人类,从来没有金矿可淘,唯一可开采的就是“意义”。

著名的德国政治家,马斯克韦伯说过:人类是悬挂在意义之网上的动物。

意义之网才是人类最真实的需求,贵金属、纸币、无数的看起来高大尚的金融合同,没有意义之网的支撑全部都是废纸,金矿从来就是凭空创造的,来自真空、来自宇宙、来自虚无、来自梦、而不是现实……

大詹自从发现了这个社会的最大真相之后,不断的搜集各种各样证据,他慢慢的发现在这个所谓自由的世界里,竟然有标准化的东西存在,虽然很隐秘,但每个人逃离不开这些标准。

上学、毕业、工作、娶妻生子、退休、死去。并且在这个周期中,最可怕的是,很多东西渗透在里面,标准的快乐、标准的幸福、标准的喜怒哀乐、标准的七情六欲、并且不断强调你是个动物,需要本能,还有男人与男人之间标准的关系是,强调男人用暴力和打架可以解决男人间的一切问题,那样才有警察来维护治安,而警察是什么?——神的使者。

不知不觉,在我们这个看似自由、开放、无拘无束、各种各样繁华、和近乎无限自由的世界里,真的有某种庞然大物的神的存在,垄断着一切,并且你的存在必须成为TA的信徒,还不得有异类……

这样的世界,有清晰的成功者和失败者的深层次神的定义,人们在不知不觉中,过得像提线木偶一样的生活,而不被告之,大家都是在假装的自由、假装的开放、假装的幸福、假装的快乐之中,而无所作为、或者低效作为(反正人类死去的1100亿人留下的遗产那么多,与其说我们现代社会的文明在进步,不如说我们在人类的完整历史上是啃老的一族,透过不断的粉饰GDP、数字造假、穿衣打扮、仪式感,像富二代一样给祖先们留下一个积极上进的形象而已……)

而实际上,我们的文明真的进步了多少?我相信每个人都知道,不论是外卖小哥,看着刮风下雨、加班加点、回到家里拿起手中的游戏和垃圾的小说、或者是AV看起来,拼命的学习七情六欲,妄图跟得上时代、用几把拯救全世界女性世界。或者说一辈子混吃混喝但有点积蓄的老年人、拿着自己的钱,听信了看起来精明的金融专家的建议,从开始就妄图投机赚钱,但输了以后哭着闹着谈人性、说善良。

还有土豪们赚钱了美女如云、挥金如土、各种逍遥、而亏钱了谈情怀、谈礼貌、谈文

化、并大谈特谈失败,心里确想着再次赚钱以后,一定要好好逍遥一次……

有时候大詹失望的时候会觉得,没有人关心这个世界,我们都是在啃老,啃历史的老,不仅仅自己的父母们,生不逢时、又枉而为人……

知道了这些、后来大詹为了在这样的世界里勉强的生存下来,他总结归纳很多成功企业家、政治家、商人的成功经验,又结合对大众品味的不断研究,推陈出新了一些新的概念性商品。

而这些概念型商品,毫无疑问从战略布局和选择上来看,可悲的是,只能有一种选择,那就是让这个世界100%娱乐至死吧——这才是这个世界真正成功者的王道,这个时代是创造恶魔的时代,不要被人们的那些虚有其表的正义所欺骗了,实际上在现代人类潜意识底层的人类集体共识是恶魔共识。

为什么社会是颜值即正义,颜值的底层是性即正义、性的底层是本能即正义、而本能的正义意思是,你就是条虫子、人类不过是一群虫子罢了……

正当大詹因为对世界的伤心感觉难过,但又盲目的相信“好死不如赖活着”毕竟生命只有一次,他没有选择自己去创业,成为大恶魔,几个100%娱乐至死的项目都丢下,去另外的公司上班,成为小恶魔,维系着脆弱的北京高成本生存的时候。

有一天,他遇到了【老魏】。

老魏有一点积蓄,是那种好不容易熬到了退休的大学政治学的老教授,同样有点口齿不清,说了一辈子的自己不喜欢的社会的政治,他自嘲说自己终于从骗子的人生中解脱了,现在还能拿到稳定的养老金,本该优哉游哉的他,确想为自己赎罪,从而继续奋斗……

老魏,结过婚,有一个女儿,单是由于有点口吃导致他的教授生涯并不好过,依靠着写书弥补了不少教授的缺陷,勉强承担着老师熬到了退休,但实际上他的婚姻很短只有2年,女教师便提出了离婚,女儿归老魏,但父女关系并不好,老魏的良知不喜欢这个世界的政治系统,鼓励孩子们铺张浪费和虚度光阴和啃老、朴素的老魏原计划让自己的女儿早点启蒙,女权主义。

因为在老魏看来,现代政治系统是父系氏族流传下来的政治系统,有着很明显的男性文化烙印,并且本质上还是排除女性的,而这种排除方式是宠物化、生殖化、以及娇身冠养化的,并且这种策略并不是当代人的杰作,而是往上可以追溯到270万年以前,母系氏族禅让给父系氏族之后,那个时候就订好了的某种深层次潜规则、玄乎的说,这种潜规则甚至渗透到了男女性的基因和潜意识之中,分不清先天还是后天,稍加不留意就会中招。

但可惜的是,由于自己离婚得早,对比于别人家的有父有母,女儿冥冥中深深的记恨着自己,样样和他给女儿的计划反着来,到最后也是勉强的撑着抚养女儿长大,很早就谈男朋友、也经常离家出走、还带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家,又一次竟然教唆社会上的男朋友打了老魏一次——老魏心想,其实自己不该结婚的,他学政治学的心里其实非常明白,他要的爱情在这个世界上是找不到的。

好不容易熬到女儿大学毕业(虽然在不知名的大学),女儿也算长得有点姿色,但对老魏来说,她能有点知识就已经不错了。

虽然老魏的退休金加上自己的积蓄不多,但他给女儿留了一点钱,大忙帮不上,但是够女儿失败、一贫如洗、或被社会坑了之后,也够她两三回重头再来的起步资金。

而老魏早已离婚的老师老婆,听说后来又改嫁过2-3次,最后一次好像和一个喜欢文化的土豪小老板结婚了,过得不错。估计也是有意避开老魏、和过去的环境、好像离开了北京、之后也就再也没见着过。

大约5年前,老魏喜欢上了硬科幻,还有日本的二次元,所以他打算将自己的很多过去完全在现实世界无法实现的政治抱负、用科幻和架空世界的方式表达出来,业余时间便开始了着手【重政治】的科幻小说写作……

写写停停、停停写写,加上还没退休、事业很多,进步不是很大,直到自己完全退休之后专门写作了1年多,他才发现本质上工作是影响写作的,特别自己是教学生政治的,但又要架空现代政治,很难很难。

但随着全心写作,又遇到了几回爱的死去活来和灵感枯竭、笔都懒得看,文字看着都讨厌之后,他发现了,爱情才是政治的母亲,他的婚姻失败和女儿的分道扬镳,才是限制他政治科幻思维的核心枷锁。

如果要继续创作,62岁的他尝试过、叶公好龙的方式去创作,也就是让自己重新相信爱情,但是将爱情彻底的虚拟化,而不要实体,去保持创作激情。

这样他又继续创作了很多作品,甚至完全避开自己的学生,用化名做了一个冷不起眼的公众号,发表出来,很多人由于不懂政治、所以也不喜欢,冷冷清清的,但他就是这样坚持着。

直到网络上遇到大詹,虽然大詹也是个失败者、甚至小自己近一轮的中年人,但他还是被大詹那种内心中熊熊燃烧的淘金梦,所打动。虽然那种淘金已经算不上淘金了,属于创造金矿,或许搞金融的人对于不论现实和虚拟的东西,更在意的是实现某种东西吧,具有强大的想要改造社会的执行力。

虽然大詹已经算不上纯粹搞金融的了,但是经历是人的底色。

大詹和老魏就那样相遇了,其实也可以理解为老魏想借助大詹的某种冲劲和执行力,自己也从叶公好龙之中走出来,真的去相信百岁人生、和还有更好的爱情出现的可能,而他会将一切都献给她……

对大詹而言,老魏的作品中,有好几个无政府主义方面的优秀作品,其中一个深深感染了大詹,对老魏洞察全球政治趋势、文化、人性深层次的东西深深所折服,让大詹在要么选择100%娱乐至死的创业成为恶魔,和给别人打工成为苟且偷生的小恶魔这两条路线中,指出了一条新的道路——其实那条路对大詹而言,非常之窄,并不容易被察觉,就好像两座大山之间的一线天一样的路,仅仅一个人穿过去都够呛,但是大詹通过各种各样的运作,竟然在后面找来了33个男性,并且不是靠激励,也没一点其他方面的影响,(您可以理解为纯粹男性之间的某种对宿命的觉悟)而是纯粹的自身觉悟、和觉悟之上的微妙共识,(您可以理解为纯粹男性之间的某种对宿命的觉悟)。

这个共识就是,一起携手穿越一线天,并且寻找到陶渊明的“桃花源”,并将自己的一切聪明才智献给“它”。

【未完待续】……

第三记:大詹和老胡(CMO与互联网产品经理)

第四记:大詹和语言学老金、画家老吴、律师老周。还有老黑黑客、老智智能设备科学家、 还有老A。(AI算法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