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书 | 人生的有限和无限游戏

游戏家族名字 | 2019-02-02 21:00

2019年的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好像什么也没做,一下子过去了一个月。

何以解忧、何以解惑?唯有大量阅读。

过去一个月的阅读集中于三个方面:获得人生意义的道与术,人际互动的原理,研究方法与写作。

1. 获得人生意义的道与术

人生意义之道,作为女性,作为求索者、探险者,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我所选择的人生哲学。

肖巍老师的《性别与生命:正义的求索》基本涵盖了她课程所讲授的内容。女性主义注重的情绪、情感、关系并不比传统哲学的理性更低一等。吉利根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通过心理学实验发现,女性伦理发展路径与男性不同,女性认为责任是做“别人期望自己做的事情”,男性认为责任是为了使自己的自主性不受到伤害而对自身行为的限制”。也许这个结论有很多争议,但背后的女性主体性问题却值得我们警醒。我认为我的人生价值必须通过我自身实现。

《活出生命的意义》书名乍一看有些俗气,但只要读者愿意多花一分钟看看简介,发现作者维克多·弗兰克尔的双重身份——纳粹集中营幸存者和著名心理学家,那么书的标题就自然地被赋予了一层厚重的意义。弗兰克尔受到了存在主义哲学的影响。他试图回答:当终极目标不存在,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于是弗兰克尔创造了意义疗法(logotherapy)引导来访者调整心态或认知,于是也成就了他本人的人生意义,即“帮助更多人找到人生的意义”。

《自卑与超越》的作者阿德勒是弗兰克尔之前,维也纳精神分析学派的另一位大家。虽然我承认精神分析并不是一门科学——有人说是现代的宗教,我也不接受释梦的理论,但千人千味,不妨一读。

《the INTP Quest》是我在网站() 巧合间看到的书,是我第一次花了几十美元买的英文书。作者A.J. Drenth自己是荣格的心理类型理论的爱好者,属于MBTI人格分类中的INTP,也因此更能理解INTP不断求索的根本问题,即“人生的终极目的”,以及随之而来的痛苦。这本书很小众,却给了我人生前一阶段的问题的最好的总结和答案。“They must differentiate their personality before finally integrate it.” 一旦接受我终结无法回避这个过程,也没必要在整合自我的压力下怀疑自己了。

人生意义之术,不仅在于从现在的生活中发现意义,还包括了设计和创造有意义的幸福人生。

《现在发现你的优势》教我用优势视角而非关注短板。发现自己的优势和弱势之后,养成习惯,每天查看优势和弱势陈述,每周制定强势周计划、避免弱势的行为,每季度总结一次优势,每半年花一周时间发现、阐明并确认优势。我目前的优势是“connector”和“advisor”,第三是“pioneer”。

这本书和《现在,发现你的优势:盖洛普优势识别器2.0》及其学生版同属一个系列,事实上都是解释测评量表的原理和结果的工具书,许多公司用来做人力资源测评。其核心在于转变思维方式——从弥补短板,转变为优势视角。

《幸福的方法》(Be Happier, 哈佛幸福课)关键的理论是:

Happiness = meaning + pleasure

我曾经正是书中所说的nihilistic虚无主义者。不相信自己能幸福。周围很多人可能是rat-racer,疲于奔命。作者说,幸福取决于我们如何认知,幸福的程度应当和自己的过去对比,我们永远可以比之前的自己更加幸福。书中建议用MPS(meaning pleasure statement)方法记录自己每天的时间分配,在辛苦工作中寻找happiness booster,还提了一些正念方法,

《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简明指南》心理动力学取向的心理治疗是在精神分析的基础上调整改进的疗法。受到神经症水平障碍侵扰的人,并不都适合心理动力学治疗。一般来说,要有心理学头脑,较强的观察性自我,使用理解来缓解症状,拥有形成支持性治疗关系的能力,观察情感而不见诸行动。有四项研究是心理动力学方式的核心:愿望是什么以及如何形成的(内驱力),愿望如何实现或者如何不实现(自我心理学),自尊是什么自我如何存在(自体心理学),人际关系(客体关系理论)。心理动力学更希望采用长程疗法,因为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的目的在于改变。改变自我总是很难的。

《慢思考》是一本很好读的畅销书,作者是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的教授,在书中整合了认知心理学、神经生物学和企业管理等方面的知识。书里有四点核心结论:一次一事避免多任务并行,离线思考减少切换,恢复正常的睡眠模式,科学应对负面压力、恢复压力平衡。

对我个人的帮助主要有三点。第一,心态要更积极。主动地选择积极情绪,例如爱、幸福、归属感,能够反过来作用到我们的行为,采取更多正向的行动。第二,我近几年来耐压能力显著下降的根本原因,是睡眠不足和长期的背景压力。第三,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一点是作者提到的“20-80原则”的幂次定律。作者说我们用20%的时间和精力,创造80%的价值、获得80%的快乐。这个数字平方后变成4%-64%,立方后变成1%-50%。1%的时间可以做什么呢?我觉得可以是制定周计划的半小时,也可以每天正念冥想的6分钟。

《设计冲刺:谷歌风投如何五天完成产品迭代》介绍的是一种产品迭代的操作方法,其核心价值在于解决了两个关键矛盾:

快速验证 V.S 产品完成度:“金发姑娘理论”,初代产品只要看上去足够好、“骗过”用户即可。

吸纳更多专家智慧 V.S. 集体决策效率低下:标准化的思考和决策方法。

我读完后最大的体会是大道至简,或者说无论想做好什么,都得从最简单的事做起。书中提到了著名团队协作工具slack。slack的初代设计版本的验证目标,并不是我们可能以为的“slack能否提升团队协作的生产力”,而是“用户能否在无指导的情况下学会软件使用”。对创业团队做产品设计的帮助大。

所以我觉得检验的“现阶段人生是否有意义和价值”也根本就不对,换成“实现自己定的短期中期目标,并在过程中感到总体愉快,保持健康,以及维持和朋友家人的关系”。

保持好奇,不断尝试,重新定义问题,保持专注,深度合作。

任何时间开始设计人生都不晚。从前我困于长远目标带来的“重力问题”,比如就想做一个物理学家、算法科学家,或者是创业家、国际公务员、科技政策顾问。结果反倒在短期寸步难行。用设计思维对待自己的人生,通过交谈了解他人的经历,进行原型设计。最重要的是,对选项放手。

注:如果有人对设计充实有意义的人生感兴趣,我很想组一个小组,一起用这本书的方法来重新探索人生。

2. 人际互动的原理

我以前经常被人评价为与人相处的能力“below average”,更是完全不懂看人眼色行事。有人说,要多观察。我连观察什么都不知道。

据说,小孩子3岁左右就能观察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学习沟通和人际互动。我无疑是浸淫在失败的沟通之中长大的,我也就谅解了自己的不足。当然,对父母的这么一点点不完美,也不值得苛求。可是,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弥补呢?

顾及在Stanford读完MBA之后,把MBA的一门课人际动力学(Interpersonal Dynamics)带回了中国,目前是这门课在中国的项目主管。她在励媖的活动给大家上的领导力课程也是来源于这门课。在商学课程以外,Stanford商学院有两门讲人际交往的课程。一门叫Path to Power,另一门就是人际动力学,昵称“touchy-feely”(意为特别能感受和操纵他人情绪情感的那种人)。有人说,分别是人际关系的阴阳两面(嗯,我觉得就是Power V.S. Choice)。

Path to Power这门课讲组织行为学,授课老师有本书叫《Power:Why some people have it and others don’t》,我刚开始读。

课程大纲链接:-content/uploads/2017/12/Pfeffer-OB377-Course-Outline-2018.pdf

Touchy-Feely的授课形式非常类似团体心理治疗,需要组成T-Group,没有具体的课程大纲。但我读了三本书《关键冲突》《关键对话》《获得幸福婚姻的7法则》,和这门课很相关,对我这样的人际沟通小白十分有用。我打算在平时生活中多抓住机会练习,另外我也考虑下学期参加一个心理团体尝试一下。

《获得幸福婚姻的7法则》只是略读,但带来一个mindset的转变,不再是婚姻制度的批判者。可能因为我太“聪明”了,一直在“理性”地解构爱情与婚姻,所以也一直没有机会真的拥有爱情。从婚姻中获得幸福不只是意愿问题,还是能力问题。小确幸是值得追求和向往的,希望以后有机会也许会细读吧。

3. 研究方法与写作

《研究的艺术》(The Craft of Research)相见恨晚。早读这本书,得少熬多少夜啊。

4. Bonus & 下月的计划

见到顾及的时候,虽然没能单独跟她说话,我第一次强烈感到自己想活成一个人的样子。可能从理工科出身或多或少有些内倾,站在那里,看上去和其他人不一样,就是一个有深度有故事的人。后来读她的文章,也讲到她也曾找不到自己人生的意义,也会受困于人生的有限性,也想登乞力马扎罗山。

17岁以前的我的目标是非常明确的。我很知道自己想读什么学校,别人看来差不多的另一所那也不行。行动力也曾经很强。在那以后,想做很多事,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找不到一点动力。在22岁这一年,做了一些终极价值相关的事,发现自己把工具与价值混为一谈;也做了一些为了服务他人而服务他人的事,最后发现只有我自己变强才能更好地帮别人。

我们孑然一身来到世界上,又孑然一身地走。放到更长的时间尺度来看,能为世界留下的东西又能持续多久呢?顶级哲学家的思想可以延续千年,上市公司大浪淘沙之后也有一些活过百年,普通人可能希望后代记得自己久一点。放到更高的层级和更长的时间尺度,个体的价值都能被解构。从这个角度看,人生是无限游戏。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每一个阶段都是有限游戏,就像打怪通关一样。比如,一门课的成绩只是一个学期阶段性学习的结果,过后改变不了。无论我们是否准备好,总会被推着走到下一个阶段。

2019年,第一周沉思反省,为2018年收尾。第二周作息紊乱,比去年底更加严重。第三周艰难地调整作息。第四周,回家、沟通、阅读。用一个月做出了最重要的决定——直面真实的世界。过去的痛苦,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我想象的真实”和“客观的真实”之间的差异。今后我决定采取阶段性的人生观。享受在每一个打怪升级的过程,暂时忘记人生是无限游戏。在外在的成就不及预期,或者是陷入了耽于成就的风险的时候,提醒自己,人生终究是一个无限游戏,一时得失又算得了什么。

2019年的目标,是把过去几年自己感兴趣、认为自己有潜力但又没有行动的所有的事情尝试一遍。2月应该会陆续受到据信或者面试录取,准备继续申几个欧洲的学校。2月另外的目标是申请管理咨询和软件工程师的实习,准备调动身边所有的资源来做这两件事。

人生很长,未来的可能性很多,永远保持乐观。我是实用主义的理想主义者,内向的人,做选择更需要说服自己,有时甚至只要说服自己就好了。

接受漂泊的状态,此心安处是吾乡。

不问为何登山,只因山在彼处。

唯独有这点英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