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混淆电竞与游戏?中国代表队登亚运之巅,正名的电竞火了!

游戏名字大全 | 2018-09-02 23:06

筛选发布最新山西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民生、社会发展等资讯。提供最新实用衣食住行,教育,文化、公考、就业等服务。

点击标题下方【山西快讯】关注并置顶后即可每日收到山西最快最新资讯。需要利用本平台宣传的单位和个人及时和编辑及有关负责人联系,为您提供最方便快捷的信息宣传推广服务。

在不少人争论电竞是否等同于日常游戏时,我国职业电竞代表队已荣登亚运之巅!

几天前,中国职业电竞代表队在雅加达亚运会取得2金1银的骄人成绩,成为关注焦点。

佳绩背后,我国电竞产业发展成为业内外热议的话题。百亿观众的“养成”,“滚雪球”的产业链,电竞正在改变传统体育产业格局。

8月27日,在经历了漫长的3小时50分钟鏖战后,中国队3∶1战胜韩国队,夺得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LOL(英雄联盟)项目金牌。在7个小时里,人民日报官方账号发布的祝贺夺冠微博转发高达15293条,话题“电竞亚运会”飙升到新浪24小时热门话题的第1名。在26日AOV项目(王者荣耀国际版)中,在夺冠的赛后采访里,6个大男孩都哭了,他们说:“我们带着中国的骄傲而来,我们也做到了。”

2金1银,这是中国职业电竞的高光时刻。尽管只是表演项目,并不计入奖牌榜,但有18个国家选手参加的6个电竞项目,还是成为了本届亚运会的焦点。在新浪微博发起的“亚运会中国健儿加油榜”活动中,前10名中有7名都是中国队的职业电竞选手,他们甚至将林丹、傅园慧和苏炳添这样的传统体育明星抛在身后。

热潮早有端倪。来自市场研究机构企鹅智酷的《中国电竞行业与用户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达到了2.5亿,第一次出现了观赛人次超过100亿的赛事,并预计2018年用户规模将突破3亿。

但对于更多人来说,这股热潮依然令人惊讶,他们很难想象,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们像崇拜科比和C罗一样倾慕着职业电竞选手,而国内的顶尖职业电竞选手身价早已超过千万。

将时钟倒拨回8月11日。2018年王者荣耀冠军杯国际邀请赛总决赛,1.5万个座位的工人体育馆座无虚席。在比赛前,AOV项目国家队举行了颇为隆重的出征仪式,国家队教练李托代表运动员宣誓。当他念到“我们承诺不使用兴奋剂”时,现场此起彼伏的掌声和尖叫变成一片笑声,年轻的观众们显然还没对心目中的“大神”变身正统职业运动员做好心理准备。

同样对“变身”感到生涩的也包括电竞国家队的选手们。在深圳福田区的深圳体工大队,AOV、LOL和皇室战争三支电竞国家队比邻而居,各自准备着亚运会前的集训。他们和传统体育项目一样,根据比赛时间调整着作息,不能玩手机。“在俱乐部里大部分人是中午起床,两点开打训练赛,一直到午夜,然后在个人训练到夜里两三点,但亚运会有上午开始的比赛,我们现在就变成9点起床开始一天的训练。”他们甚至也要学会规避可能有兴奋剂的食物,李托告诉记者,“红牛、咖啡、巧克力这些都不能吃,不知道该吃什么,就去吃肯德基,结果重了十几斤。”

但“为国争光”四个字被选手们反复提及。因为赛程冲突,入选国家队的选手们只能放弃俱乐部的职业赛事,但他们对入选国家队依然充满热情。在他们看来,这是最好的证明电竞“正规军”身份的机会。“得到消息的瞬间,兴奋地说不出话来。我们越来越得到主流认可。”LOL项目中中国最著名的选手简自豪这样说。“电竞进入亚运会,我们能为国争光,证明这是一份正经工作。”AOV项目国家队队长张宇辰这样说。

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正是承认电子竞技是体育竞赛项目之后,时隔15年,电子竞技终于踏入主流体育赛事大门,而到2022年杭州亚运会,它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正如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所说:“电竞的发展和整个世界文明程度、经济程度发展密切相关,如果我们坚持关上这扇门,就会和这个时代的青年脱离关系。”

青年的广泛关注,是职业体育发展的根基,但在新技术和新的生活方式推动下,他们眼中的“更高、更快、更强”正在发生变化。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时的一项调查显示,收视人群中“80后”、“70后”合计占74%,“90后”仅有9%。而今年当中国大陆赛区的RNG战队在巴黎夺得英雄联盟MSI季中赛冠军时,RNG战队的百度搜索指数24小时内跃升到53万,而2016年,NBA巨星科比退役时的数字只有14万。攀岩和滑板由此进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也在今年5月表示,将与电竞行业的代表见面,探讨电竞入奥的问题。

2018年王者荣耀冠军杯国际邀请赛总决赛,最终由QGhappy战队捧得冠军,战队的新人辅助选手许诺在现场采访中热泪盈眶,他说:“爸爸妈妈,我打职业比赛拿到世界冠军啦!”他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

父母无法理解子女的职业选择,这是大部分职业电竞选手需要面对的问题,曾经的中国电竞第一人李晓峰,在自传中同样用大量篇幅回忆了和父亲的冲突。“不就是玩游戏吗?”长辈们喜欢下意识地这么理解。

但许诺和李晓峰所面对的职业电竞世界已经截然不同。“饿了吃泡面,训练上网吧”是老一代电竞选手的生活状况,李晓峰刚入行时工资只有300元,穷到每天只能吃一顿饭。但如今的电竞俱乐部个个都配备了专业教练,为选手们提供心理分析师,甚至配置了团队专门打理新媒体账号。选手们的收入也“水涨船高”,在王者荣耀项目,头部选手年收入超过百万元,在英雄联盟项目,官方甚至规定了职业选手和教练最低月薪为一万元。这也真正让职业电竞和“玩游戏”分道扬镳。

为这种系统化和规范化提供基础的是高水平的电竞联赛。即使在传统体育项目中,联赛水平也被视为衡量项目职业化水平的根本。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联盟主席张易加告诉记者,KPL“取经”的是NBA,规则覆盖了收入分享、工资帽、转会制度、三方经纪模式和职业化培训等等,“比如‘工资帽’机制,规定了俱乐部给选手发放的工资总额有上限,就是为了避免某一俱乐部选手工资太高,透支经营成本。俱乐部必须认同联盟的规则才能参与。”英雄联盟联赛LPL今年则在成都、杭州、重庆为三支战队建起了主场,而以往战队们多半集中在上海。英雄联盟品牌及电竞负责人金亦波坦言:“线下化就是为了向战队注入地域基因,从而更好地培养观众的归属感。”

职业电竞联赛的成熟,得益于政策红利,对于中国电竞来说,2016年意义非凡。2016年4月发布的《关于印发促进消费带动转型升级行动方案的通知》中明确指出:“以企业为主体,举办全国性或国际性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活动。”同年7月,在《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则写明:“以冰雪、山地户外、水上、汽摩、航空、电竞等运动项目为重点,引导具有消费引领性的健身休闲项目发展。”同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因地制宜发展冰雪、山地、水上、汽摩、航空等户外运动和电子竞技等”。

职业电竞联赛,也培养起了庞大的观众群体。从能容纳1万观众的深圳“春茧”体育馆,到容纳1.3万观众的上海东方体育中心,再到1.8万个座位的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历次KPL总决赛的线下观赛规模水涨船高,《英雄联盟》世界赛S7决赛则被搬进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举办地鸟巢,观众的热情甚至在开票的瞬间就冲垮了售票网站。数据显示,2017年,LPL赛区全年赛事直播观赛人次、KPL内容观看和浏览量双双突破100亿人次。

庞大的观众数量,让赛事转播版权和线下门票成为职业电竞赛事的一笔稳定的收入,但职业电竞的商业模式还不仅限于此。

这些年轻观众,是喜欢手机QQ和新浪微博超过微信的一代人,是遇事喜欢拍个短视频发到抖音和快手上的一代人,也是会拿专业灯牌和把IPAD屏保设置成滚动的加油口号,为选手们加油的一代人。他们是广告主们乐于争取的下一代消费力量。

QGhappy电竞俱乐部创始人朱博告诉记者:“最早的电竞赛事,赞助商多半是电脑外设和数码产品厂商,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传统品牌加入了进来。”今年三月,QGhappy俱乐部宣布与体育用品361度合作,推出联名的运动服与配饰。而在KPL2017年总决赛的赛场上,最显眼的赞助商是奔驰,然后是伊利和欧莱雅。腾讯集团首席运营官任宇昕也曾透露说,KPL在2018年的单笔商业赞助突破了5800万元,广告主同样来自游戏行业之外。

职业电竞也创造出自己新的商业模式,2017全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主办方大唐网络总裁杨勇就表示,和传统体育赛事的直播不同,基于线上的海量数据,可以帮助直播平台和游戏开发商判断出游戏本身、俱乐部、主播的商业价值,比如风生水起的“粉丝经济”。LPL联赛刚刚上线了互动观赛系统,可以让选手在比赛中直接看到粉丝的支持,还有机会看到个别粉丝的昵称,但互动需要花钱充值投票,这显然脱胎于直播的粉丝打赏机制。

“滚雪球”的产业链也为职业电竞选手提供了丰富的职业上升空间,在退役后,他们有人开了线下电竞馆,有人成为职业战队的教练,也有更多人成为直播平台的解说和主播,明星主播们的年收入同样超过千万元。

然而,“滚雪球”的职业电竞产业链,也面对着“成长痛”,比如场地、人才之类的“基础设施”建设。伽马数据创始人王旭表示,人才和场地缺乏已成为电竞行业发展的瓶颈。“截至2017年年末,国内电竞行业从业人员达到5万人,行业人才缺口严重,甚至可以说是一将难求。同时也缺乏标志性的为电子竞技服务的场馆,不少大型场馆需要兼顾其他体育赛事、商业演出、展览等情况的使用,无法优先满足电子竞技赛事的需求。”不过,如今包括湖南、四川、上海、陕西等,已有多地高校开设电竞专业,而忠县、太仓、芜湖等地已宣布将打造“电竞小镇”,上海方面也表示,“要加快全球电竞之都建设,鼓励投资建设电竞赛事场馆,发展电竞产业集聚区。”

电子竞技与普通游戏不可一概而论

发展电竞产业,首先要破除大众对电竞概念的误解。一直以来,主流社会对电竞产业误解颇深,认为电竞就是比谁电子游戏玩得好,望子成龙的家长们更是避之唯恐不及,这也一度成为电竞产业快速发展的障碍。

实际上,电子竞技与普通的电子游戏不可一概而论。电子竞技是电子游戏比赛达到“竞技”层面的体育项目,就像篮球比赛的器械是篮球、足球比赛的器械是足球,电子竞技则是利用高科技软硬件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2017年10月底,在瑞士洛桑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六届峰会上,国际奥委会同意将其视为一项“体育运动”,第五届土库曼斯坦亚洲室内与武道运动会增添了电子竞技为表演项目。2017年,中国传媒大学、蓝翔高级技工学校等院校都开设了电竞专业。

数字化时代,新技术已经改变了很多行业。我们有理由相信,电子竞技也将成为一大体育项目,改变传统体育产业格局。未来电竞领域甚至可能会诞生像足球界的梅西、C罗这样的国际巨星。所以,对于电子竞技我们还需破除刻板印象,正确看待这个数字时代里冉冉升起的新兴产业,抢抓优势,积极扶持,引导其有序发展,打造一个全球领先的电竞产业。

想报名学习电竞技术和山西华美技术学校陈晓英老师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