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K”变态狂残杀多名受害者并留下恐怖代号,挑衅警方“希望结束这场游戏”

游戏名字大全 | 2018-11-19 11:24

资源来源于网络,侵权联删!

大新闻:微信又㕛叒改版了!!!

更新后很多鬼友都说找不到小僵,

茫茫地府,为防大家走失,请大家

点击上方 “小僵”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为小僵加上★,做地府最靓的仔!

大家好,我是小僵儿。网络用语BTK是"变态狂"的拼音缩写,网友经常用"BTK"来代替“变态狂”来骂人。但在西方文献中出现的BTK常常是指另一位真正的"BT"--美国堪萨斯州的连环杀手BTK。他原名丹尼斯·雷德,BTK是他自己取的名字,为"捆绑,折磨,杀害/ Bind,Torture,Kill"的缩写。三十年来,"BTK"这个恐怖的代号,是美国堪萨斯州威奇托地区居民的梦魇。现年60岁的丹尼斯·雷德27日在法庭上承认,他就是制造连环杀人案的"BTK"杀手。

自1974年起,威奇托地区发生多起杀人案,人们开始知道一个恐怖的名字---"BTK"。在行凶之后,杀手会以"BTK"为名向媒体和警方挑衅。

"BTK"元凶嫌疑人雷德于2005年2月25日在威奇托市附近的帕克市的寓所附近被捕。他受到10项一级谋杀罪名指控。2005年8月18日,在法庭接受审判,但雷德不会面临死刑判决,因为他所承认的罪行都是在堪萨斯州1994年批准采用死刑之前实施的。最终,BTK被判10个有期徒刑,合共175年。

雷德是Park City的市政法令执行官及一间基督教会的领导,带着眼镜、秃顶的雷德27日身穿米色西装、打深色领带出现在塞奇威克县地区联邦法庭上,他以冰冷、平静的语调承认,自己于1974年至1991年间,在威奇托地区杀害了10人。

雷德告诉联邦地方法院法官格雷戈里·沃勒,他明白自己所受的指控,放弃选择陪审团的权利。

"辩护律师真的与我合作不错,"雷德说。"我们已经仔细研究过。我感觉,我与他们合作非常愉快。"

当沃勒法官问他,是否认罪时,雷德回答道:"是的,先生。"

亲述凶杀过程

雷德把他的杀人罪行描述为"方案",分为"钓鱼"、"猎捕"和"杀死"三个步骤。他有一只公文包,里面装着绳索和其他工具,专门用来作案。他说,他一般做数个方案,"如果一个不行,就换另一个"。

雷德在法庭上讲述了自己的杀人经历。他首次作案是1974年1月,受害者是38岁的约瑟夫和朱莉·奥特罗夫妇和他们的两名孩子。

"我通过后门(进入奥特罗家),我切断了电话线,"雷德说。他告诉这家人他很饿,需要一辆汽车。当他意识到奥特罗一家已经记住他的样子,于是决定杀人灭口。雷德用袋子罩住奥特罗的头部将他弄死,然后勒死奥特罗太太,掐死那个男孩。之后叫醒11岁的女孩,把她弄到地下室,并将她吊死。

雷德说:"那之前我没勒死过任何人,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要用多大劲和用多长时间。"

雷德的受害者包括7名妇女、1名男子和2名儿童。他在1974年至1977年间共杀害7人,其间还向警方和媒体致信承认罪行,气焰十分嚣张。沉寂25年后,他去年3月又写信给媒体,公开1986年杀人的信息,再度制造"BTK"恐怖气氛。

今年2月雷德落网时,警方发现,帕克市1985年和1991年发生的两起杀人案也与"BTK"有关。"BTK"受害者人数增至10人。

在制造这些罪行的同时,雷德在这一地区从事过多种公职工作。他做过地方治安员,也做过流浪动物管理官员。

雷德结婚34年,与妻子保拉育有两个孩子,均已成年。他还曾一度担任地方路德教派的教会会长,领导过童子军的活动。

重新现身自曝身世

也许是对警方的侦破能力失去了耐心,2004年3月,他给当地《威奇托鹰报》寄去一封信,详细描述了1986年那桩悬案,并附上受害女性的多幅照片。按照警方的说法,这位年轻母亲是第8名受害者。随后的几个月里,这个杀手又连续给警方及当地媒体寄去多封信件。这些信件的真实性都已得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核实。

BTK在一封信里明示,自己生于1939年,上世纪60年代曾在美国军队服役,他的父亲死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他说自己对火车痴迷一生。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虽然搬家多次但都住在铁轨附近。这些自白无疑给警方提供了线索,但看起来更像是杀手在写自传体小说。

BTK说,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是电子机械师。他还在信里透露,自己有个叫苏珊的表亲搬家去了密苏里州;他还熟识一个叫彼得拉的女人,而这个彼得拉还有个名为蒂娜的小妹妹。他用讲故事的口吻把自我定位一步步详细,仿佛在与警方玩猜谜游戏。一些专家认为BTK提供这些线索是向警方挑衅。警方认为凶手仍住在威奇托,希望他的这种狂妄自大能使之最终落入法网。

更出乎意料的是,警方还发现这个冷血杀手是个文学爱好者---他写诗。上世纪70年代,他在给媒体的信里发表了"哦,安娜,你为什么不出现"和"哦!南希之死"两首诗歌。其中"南希之死"里的南希就是他的受害人之一。 警方发现他写的诗与抒情民歌"啊,死亡"很相似,由此怀疑他与曾在威奇托州立大学任教的P·J·怀特教授熟识,这位教授曾在她的美国民歌课堂讲过"啊,死亡"这首歌,但怀特教授1991年离开人世,这条线索由此断掉。

今年至少64岁的连环杀手似乎想给自己的"传奇"一生留下点什么。美国广播公司下属的一家电视台披露,BTK在去年春天给他们的信中有一页题为"BTK杀手故事",下面紧跟着列出了章节小标题,最后一章的标题是"还会有事(发生)吗"。堪萨斯市市长卡洛斯·马扬斯说:"他似乎要写一本关于自己生平的书,最后一章就是他被抓住。"

这场游戏玩了近30年,为什么他现在要写这些信呢?自70年代便着手调查此案的威奇托市前任警察局长理查德·拉蒙永根据自己积累的经验认为,BTK要么是希望自己的记录显得真实,要么是希望自己被抓。然而,警方还有种担心:他会不会还有其他未知的作案记录。 休斯敦大学犯罪学教授斯蒂芬·埃格说:"如果他没有被立即抓住的话,我担心他还会杀人。"然而有学者认为,像BTK这样的连环杀手,是在公众的恐慌和警方的无能驱动下作案的。

警方近日公布这些信件无非出于两个目的:一是刺激知情者的记忆,二是使杀手作出更多反应。 为安全起见,堪萨斯市警方警告居民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并向他们介绍防身和家庭保护的建议。安全防护系统也因此销量大增。目前,公众为抓捕凶手想出超过4000个点子。 最初负责此案的警官肯·兰德韦尔说,他和同事们"真的感觉,他(凶手)正试图联络我们"。

马扬斯说,他认为BTK希望"结束这场游戏"。

如何在杂乱的消息列表中找到小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