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巴西游戏产业里少有的女性从业者

游戏情侣名字 | 2018-11-02 07:21

都 2018 年了,还是有人认为电子游戏世界是女性的禁区。尽管这些家伙撒泼耍赖,哭爹喊娘,不知为何害怕的不得了,女孩儿们仍全力进军,势不可挡。

然而,这种趋势仍未体现在游戏制作行业中。根据巴西发展银行(Banco Nacional de Desenvolvimento Econômico e Social)2014 年发布的《巴西电子游戏行业普查》(Brazilian Digital Games Industry Census)第一版,游戏市场中共有 173 位女性从业者,占该行业员工人数的 15% —— 男性员工为 967 位,占 85%。(这一比例虽然很低,但还远远高于英国,据估计,英国本土游戏市场的女性从业者仅占 6%。)

Aiami de Siqueira Garcia 是巴西游戏业的一位女性从业者,Gazeus Games 的程序员。从孩提时代起,她就对电子游戏产生了兴趣。她最喜欢的是 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而且不知不觉地,她对游戏的兴趣超越了玩游戏本身。

Aiami de Siqueira Garcia

“我 13 岁开始学习编程,从那以后,我开始真正地喜欢技术领域。我想进入这个行业,然后我意识到我可以学习相关大学课程,然后在这个领域追求自己的事业。” 她说道,并告诉我们她的第一个学位是物理学方面的,“我很喜欢它,但为了追求梦想,我决定先把它放一放,去念游戏设计学校。”

Aiami 几乎在一瞬间就融入了游戏行业。简而言之,她自学相关知识并进入了苹果开发者学院(Apple Developer Academy),这是她踏入游戏行业的决定性因素。“这就是我开发游戏的起点。我并没有做完游戏设计课程中的所有项目,但是这段经历让我了解到了游戏开发的整个过程。”

开始游戏!

玩家兼 “Dropando Ideias” 频道的创始人 Letícia Wexell 可以说是天生适合进入游戏圈。Letícia 的妈妈怀孕时,收到了一台 Sega CDX 作为礼物。作为一出生婴儿床旁边就有一台游戏机的人,她对游戏的兴趣从三岁起就开始显露出来。之后的一切便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在成长过程中,我什么都玩,我接连有了新的游戏机:PlayStation 1 和 2、Mega Drive、Nintendo Wii 和 DS。我玩得越来越多,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普通常见的娱乐方式。” 她说。

尽管 Letícia 可以随便玩电子游戏,没有人会限制她,但她还是要应付哥哥弟弟们的戏弄:“他们会做一些蠢事,例如非得让我玩女性角色,或者开玩笑说 ‘你玩得太烂了!当然啦,你是女孩嘛!’ 这些事情没有影响到我,因为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有多严重。”

如果说 Letícia 的哥哥弟弟们在和她一起玩时干的事情,只不过是 “小孩幼稚的玩笑”,但之后,只因为她玩游戏时用的是女性昵称,她就遭到过很多骚扰,这就真的是很过分了。她对此不胜其烦,没办法才换了中性甚至男性化的名字。“现在我一点儿也不在乎这些了。我不再用中性昵称,甚至会用我自己的真名。如果他们来烦我,我会很和善地回应。”

除了那些到现在也没长大的个别人之外,Letícia 认为,与十多年前相比,游戏圈对女性的接受度已经越来越高。“我小时候发现我的许多女性朋友们都不玩电子游戏,因为家人不支持。他们会对这事儿或者别的事情大肆开玩笑,影响她们的情绪。“我注意到,现在已经有了很大改善,那种日子已经够久了,该到头了,人们开始反思过去的所作所为。”

在 Letícia 看来,那些从小就开始玩电子游戏的人都长大了,是形成这种趋势的重要原因之一。“很早就开始玩游戏的女孩子已变成了女人和母亲,她们可以将不同的价值观传递给自己的子女 —— 在这方面,对儿子的教育非常重要。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游戏圈的大男子主义)真的在消散。” 她补充道。

女玩家不少,但是女性游戏产业工作者很少

为自己的命运编程

与 Letícia 一样,Aiami 也被一些讨厌的玩家骚扰,这些玩家因为有女孩和他们一起玩而害怕,并把这种不安全感转化为敌视态度。 这让她困扰了一段时间,但正确地看待这件事之后,她觉得他们孩子气的行为并不是自己的错。“

后来,我发现逃避并没有用,因为需要改变态度的人不是我。是他们表现出敌意,而不是我。” 她说道。 简而言之,这让她开始帮助那些不得不应付部分幼稚男性的女性,并促使她加入旨在帮助更多女性进入游戏的世界的 Women Up Games 运动。Aiami 还参加了 My Name My Game 项目,其使命是促进游戏行业的性别平等。

“我受邀参加这个项目,是要告诉大家,你上网玩游戏时,不需要躲在中性或男性化的昵称后面,女性也可以玩游戏,这也是我们的游戏。” Aiami 说道,她的昵称是 LittleGirl182。 Aiami 指出,随着女玩家不断巩固她们在游戏圈的地位,在工作场所也开始出现这种趋势。

她也是巴西歌德学院(Goethe-Institut Brasil)“Mulheres no Jogo”(游戏界的女性)计划的成员。他们最近发起一个交流计划,参与者是五名巴西游戏开发人员(包括 Aiami 在内)和五名德国专业人士。

这条路很漫长,但已经有所进步。 “玩游戏的女性比制作游戏的女性多。在游戏行业我只认识少数几位女性程序员,因为大部分女性在设计和营销领域任职。情况在好转,但要实现平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Aiami 最后说道。

内容由 VICE 和巴西出口投资促进局(Apex-Brasil)联合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