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赛入围作品 | 密码游戏

游戏情侣名字 | 2019-02-07 05:59

密码游戏

第一章 3

“3”——电脑屏幕上显示着这个阿拉伯数字,白色背景,黑色字体,占满了整个屏幕。

“这是什么鬼?”罗维眯着眼睛看着屏幕。他顺手移动了一下鼠标,屏幕上的“3”立刻消失了,随即跳转到了另一个页面:

刚刚显示的数字是您所持有的密码数字,为了防止该数字被泄露,包括您和管理员在内的任何用户都将无法再次查看该数字,因此您务必牢记此数字!

您是10位玩家中第1位获得密码数字的玩家,因此您所持有的密码数字对应的序号为1。

罗维一脸疑惑,他只是因为好奇在群里打开了群主发的一个链接。

“什么意思?相亲游戏吗?”他默念着。

这时群消息又弹出来了,是群主“黄油”发来的:

“恭喜!10位玩家获得了参加本次《密码游戏》的资格,他们的昵称分别是:

【星氧】(1号)

【Yaran】(2号)

【麦芽妹】(3号)

【四明】(4号)

【林忠寒】(5号)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6号)

【格桑紫玲】(8号)

【A金灿灿房屋咨询顾问梁雨】(9号)

【六明】(10号)

请以上10名玩家抓紧时间进入游戏官网进行身份和银行卡认证,认证成功后即可参与游戏!”

随后,群主又发了一个游戏官网的链接。

“嗯……要不要进呢?”罗维一边考虑着点击链接的后果,一边点进了那个链接。

还是刚刚那个网站,这次页面上写着:

恭喜您,星氧!您获得了参加游戏的资格。

请在下面的表单中输入您的姓名,开户银行和银行卡号,我们将在极短的时间内向您的银行账户汇款100万元人民币作为您参加本次《密码游戏》的游戏资本。

“一看就是假的啊。”罗维冷笑了一声,然后输入了自己的姓名和银行信息。

“反正只是卡号,又不输入密码,就看看这个骗子网站到底搞什么花样吧。”

按下回车后,罗维看着手机20分钟,什么事都没发生。于是罗维又开始浏览群里的历史消息。他非常好奇,这个群的群主到底是什么人。

罗维今年24岁,男,无业,利己主义,三个月前加入这个叫“密码游戏”的群。

他是个解谜爱好者,这个群的名字吸引了他,本以为是某个新起的解谜游戏互动群,结果进去之后根本没人谈论游戏的事,反而变成一个联谊相亲群。群里400多个人,整天都在聊家长里短的八卦和组局。

无所事事的罗维偶尔也参与一些闲聊,虽然没和群里的人见过面,但认识了群里一个叫“Viola”的女网友。

Viola从没公开过任何照片,但见过她真人的群友都说她非常漂亮;罗维也想一睹芳容,但他懒得参加群活动,只想在网上套出她的自拍,这是罗维一直没退群的主要原因之一;

另一个主要原因,罗维还是期待着这个游戏规则的正式发布。之所以还在期待,是因为这个群的群主【黄油】。

黄油的个人主页什么都没有,在群里也从来不说话,只是偶尔发表群公告,都是“密码游戏的官网即将正式发布”、“请耐心等候”这样的内容,哪怕群里根本没人关心这个游戏,除了罗维,他对这个群主和游戏内容都非常好奇。

突然,罗维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

【XX银行】匿名用户已向您的账号汇款1,000,000.00元人民币,请注意查收。

罗维数了一下位数,然后拿着手机沉默了3分钟……

“哈哈哈哈哈哈哈!”罗维突然放声大笑,不停地笑。

隔壁的室友一拳打在墙壁上吼道:“吵毛啊!”

罗维回过神来,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马上回到了群主发的官网。

“游戏规则呢?”罗维用肉眼在屏幕上搜索游戏规则的关键字。为了这个神秘的规则,他等了3个月了。

很快,罗维在官网首页找到了游戏规则的简介:

《密码游戏规则说明》

本次密码游戏共10名玩家参与,每位玩家都拥有0-9中的一个数字,且所有玩家拥有的数字都不相同,即都是唯一的。

游戏期限为一周7天,从11月22日零点开始,到7天后的零点(11月29日)结束;在游戏期限内,任一玩家在游戏官网首页的密码锁中输入最终的10位数密码,即获得游戏胜利。

最终密码是所有玩家拥有的数字按对应玩家的序号排列的组合。

最终获胜的玩家将获得1000万元人民币的奖励!

在页面底部,有个金色巨大的密码锁,上面显示着10个数字空位,以及一个“确认解锁”的按钮。

页面的最上方,有一个秒表倒计时,显示着“6天23时29分54秒”秒数在不停地减少。

罗维看了看时间,11月22日,00点30分——也就是说,游戏已经开始了。

短短几行的规则,罗维反复阅读了好几遍。

“这规则真是简单粗暴。”罗维脑中自语。

“先不管规则,也不管主办方的脑洞,即使现在退出游戏,我仍然可以拿走100万,且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吧……如果我们10个玩家全都选择退出游戏,那么即使没有获胜者,主办方也要白赔1000万。主办方花这么大血本举办这次游戏的目的是什么?”

罗维暂时还无法解答这个问题。

“再想想游戏规则。每个人都持有一个唯一的数字……我的数字应该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个3。而我的序号是第一位,也就是说,最终密码可以确定是一个以3开头的10位数的密码,即3*********。

我现在登录的是我自己的账号,但我在网页上任何地方都找不到重新查看这个数字的方法,想必其他玩家也一样找不到。所以,想要知道剩下的9个数字,必须让其他9个玩家自己说出来……要让我们和自己的竞争对手合作的意思吗?”

这时罗维突然发现首页的规则下面还有一段小字:

规则补充:

1.如果玩家在未填写完所有数字的情况下点击“确认解锁”按钮,系统会告知玩家当前已填写的数字是否正确。如果有数字不正确,则系统会扣除一次玩家的尝试机会。

每位玩家都有2次尝试机会。如果尝试机会用完,玩家将被淘汰出局;如果数字正确,则不会扣除玩家的尝试机会,且系统会记录该玩家已经破解的密码数字的个数,作为该玩家当前的分数。

2.如果游戏时间结束时仍没有玩家正确输入全部数字,则得分最高(不低于2分)的玩家为获胜者。如果最高分数的玩家有多个,则最先达到该分数的玩家为获胜者。

3.所有玩家行动必须遵守法律,游戏过程中不能对任何人使用暴力、威胁恐吓等违法行为。

4.(本条规则将于11月23日零点公布)

罗维心道:“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只要有人掌握了2个以上的数字,就一定会有人获胜。这样的话,玩家参与游戏的积极性就会大大增加,果然主办方还是想到这一点了……对了,看看群里怎么说。”

罗维又拿起手机点开群消息,这时他发现自己被拉进了一个新的群,群名叫“密码游戏玩家组”群里的用户就是参与这次密码游戏的10位玩家。而将罗维拉进群的是群主——林忠寒。

林忠寒:你们都收到了汇款吗?

格桑紫玲:收到了

A金灿灿房屋咨询顾问梁雨:嗯

四明:我收到了

林忠寒:还有人呢?@Yaran@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麦芽妹@星氧@六明@

林忠寒:你们都收到了汇款和数字吗?

四明:(捂脸)估计都还在开心呢,没空理你

Yaran:我也收到了,哈哈

Yaran:我现在都不敢相信

Yaran:怎么跟我妈说这事呀(笑哭)

罗维看着聊天记录思考着,并没有马上回答。

“这个林忠寒,之前在大群经常看他发言,很多面基局都是他发起的,是群里最活跃的的几个人之一。他主动开建这个群,看来他一定是选择参加游戏了。

10个玩家的选择是根据我们自己主动进入官网的顺序决定的,所以群里的10个人现在一定全部在线。选择沉默的人要么还没反应过来,要么就是已经放弃游戏拿钱走人,要么就是在思考该如何回答……”

“当然,对我来说选择拿钱走人的人越多越好。”

这么有意思的游戏,罗维是一定要参加的。

林忠寒:@所有人 我觉得我们10个有必要碰个面谈谈,你们觉得呢?

(5分钟后)

林忠寒:我知道你们都在线

四明:明天中午吧,你选个地方

星氧:同意

(5分钟后)

林忠寒:那好,那就我来定吧。

林忠寒:明天中午1点,老地方,到朝阳路109今羽茶馆会面。

林忠寒:既然你们都不说话,那么明天没来的人,我们默认视作放弃比赛,没问题吧?

Yaran:没问题啊,我肯定会到(真诚)

(10分钟后,除了六明和没有说话,其他人都表示了自己明天会赴约)

罗维:“看起来林忠寒至少跟四明和Yaran之前有过交识。可惜这10个人除了林忠寒,我一个都不认识;想必他们也不认识我,毕竟我在群里基本上不发言。之后的行动恐怕会比较吃亏。

这个游戏规则非常简单,但仔细思考还是能发现很多陷阱,尤其是还有一条未公布的规则,今天晚上得先整理好已知的信息……”

突然群里刷新了一条消息,是六明发出来的:

六明:大家好,我明天还要上班,游戏我就不参与了,我决定现在就退出。

六明:我的密码数字是5。祝大家玩得开心!

(六明退出了群聊)

看到这条消息,罗维的眼神凝聚了起来……

第二章 茶会

11月22日(星期一),中午1点,今羽茶馆二楼。

包厢很大,灯光很亮,中间有个巨大的古风的圆桌,看起来像个会议室。已经有7个人到了。除罗维外还有3男3女,每个座位前都摆着编号。室内开着暖气,大家都把外套挂在了靠椅上。

林忠寒:“既然亚然没回我消息,那我们就不等她了。在座的各位都是决定参加游戏的吧。每个人都自我介绍一下呗!”

坐在中间的人是林忠寒,中长发男,个子很高,穿着黑色高领毛衣,看起来30多岁,留了点胡渣。

“顺便说一下,如果有人想退出游戏现在也可以说。”

林忠寒环顾了一下,然后说:“那么从第一个到的麦芽妹开始吧。”

三号位眼镜女:“呃……我是麦芽妹,23岁,还在读研。我是第一次面基,所以有点紧张,不好意思啊。”

罗维内心:你把这叫面基?

四号位微胖眼镜男:“顺时针吗?ok——大家好!我是四明,你们可以叫我阿呆,我本名叫赵俊,20岁,现在一边读大二一边搬砖,我的专业是土木工程。”

罗维内心:这么多名字谁记得住。

五号位林忠寒:“我是群主林忠寒,35岁,现在在一个外企做软件工程师。”

六号位肌肉男:“我是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33岁,是个网络作家。”

罗维内心:写网文的怎么练这么多肌肉?

四明:“你ID太长了吧。”

摩杰表情很严肃:“你们可以简称摩杰。”

八号位穿着时尚的长发女:“我是格桑紫玲,27岁,赛车手,很高兴认识大家。”说完格桑紫玲很甜地笑了笑。

罗维内心:应该是在座颜值最高了吧。

四明:“哇!”

九号位面无表情的短发女:“我是梁雨,26岁,是房产销售。”

罗维内心:这个人的网名才是真的长。

轮到罗维了。

“我……我是……咳咳……嗯,我是星氧……”

罗维穿着卫衣,戴着口罩,尽管他根本不是结巴,也没有生病。“咳咳咳……额……我是……2……24岁,开网……网店的。”罗维在展示着他的演技。

林忠寒:“嗯……你没事吧朋友?”

罗维一边咳嗽一边摇手。

林忠寒:“那好吧。所有人都介绍完了,那我们回到刚刚的话题……”

“不好意思我来晚啦!”一个非常漂亮的双马尾女生突然提着塑料袋冲进来,大家都看着她。

四明:“哇!”

“对不起啊寒叔,还有各位,现在才到,刚刚地铁太堵了!”双马尾说着从袋子里掏出几个小盒的蛋糕。

罗维内心:地铁太堵?

林忠寒:“没事没事,来的正好,我们还没开始。”

“哈哈!那就好!”双马尾把蛋糕一个个递给每个人,然后坐到了罗维旁边的二号位上。

已经开始收买人心了,可惜蛋糕太幼稚了——罗维想着。

麦芽妹看着林忠寒和四明:“这位是?”

林忠寒对双马尾说:“你也自我介绍一下吧。”

二号位双马尾:“好!大家好,我是Yaran,张亚然,19岁,现在是一个甜品店老板。今天迟到了真是很对不起,所以我从店里选了几个蛋糕送给大家作为补偿。”

罗维内心早已看穿:你明显是因为准备蛋糕才迟到的,看来是个非常不善于撒谎的选手。

林忠寒:“8个人都到了,那就继续那个话题吧,”所有人的表情都严肃起来。

林忠寒:“你们昨天试过了吗?”没有人回答,安静持续了一会。

张亚然突然转过头看着罗维,罗维一惊。

张亚然小声问罗维:“他说什么?试过什么了?”

罗维俯身过去,低声回答:“10号的数字。”

说完罗维用大拇指指了下旁边空着的10号座位,然后又咳了两声。

张亚然反应过来了。

凌晨的时候群里的六明公开了自己的数字然后退群了。

格桑紫玲:“没有人会试吧,毕竟谁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罗维心说:的确,根据游戏规则每个人都只有2次试错的机会,而10号玩家六明可能并不是真心想退出游戏,公开一个假的数字让其他玩家输入,便可减少别人的试错机会,提高自己的优势。看样子所有人都想到这一点了。

麦芽妹:“如果是假的,那他人品也太差了吧。”

格桑紫玲:“如果给你1000万出卖9个不认识的人,你不会心动吗?况且这就是游戏的规则。”

所有人都沉默了。

林忠寒:“没错,这个游戏如果你想获胜,骗人是免不了的。我不喜欢骗人,但既然我决定参与,我就会准守游戏规则。”

林忠寒严肃地看着麦芽妹:“怎么样,你还决定继续参与游戏吗?”

一脸弱气的麦芽妹眼神下瞄,不知道怎么回答。

林忠寒:“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拿到100万了,拿这笔钱去找个好的投资项目,之后也能过上富足的日子。虽然说这话的我也是希望竞争对手越少越好,但对于不喜欢游戏规则的人来说,现在退出确实是聪明的选择,你们可以多考虑一下。”

罗维内心:这话说的挺明的,看来群主林忠寒是一定会坚持到最后了。

麦芽妹思考了一会,抬头对林忠寒说:“我想试试,我决定还是继续参与,可能让你失望了……”

林忠寒笑了笑:“没关系,我也是个喜欢挑战的人!”

罗维内心:我欣赏这个群主。

一个服务生走了进来,给每个人都端上了一杯热茶。

林忠寒抿了一口茶:“对了阿呆,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一直在吃蛋糕的四明突然抬头:“你说。”

林忠寒:“10号的网名叫六明,你的网名叫四明,你们是认识的吗?”

四明扶了扶眼镜:“他是我哥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4号位的四明。

四明:“但我跟他关系不好,而且很久都没联系了。”

林忠寒:“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四明:“有啊。”

林忠寒:“我们都需要他的联系方式,能给我们吗?”

四明:“你没有吗?不是你把他拉进小群的吗?”

林忠寒:“并不是,拉我们进小群的是大群的群主【黄油】,他拉我们进来后就把群主给我,然后退群了。我问过黄油,他说根据主办方的规则,不能透露其他玩家的联系方式。”

罗维一开始进的400人的群,名字叫“密码游戏参赛预选群2群”,这样的预选群一共有4个,而10位参与游戏的玩家,只有林忠寒、四明、Yaran和罗维来自同一个群。

四明迟疑了一会:“这样吧,我问问他,看他愿不愿意吧……”

罗维内心:看来四明和六明两人还是有秘密……那个神秘的黄油一定是主办方的人,等游戏结束我一定要好好调查清楚这个主办方的来历。

“呃……那个……”张亚然像学生发言一样举起手来,“10号的数字我昨天试了,是正确的。”

所有人都看着Yaran,嘴张得比刚刚大了一倍。

罗维一听口罩差点掉下来,内心:得赶紧记录一下,这个人是智障。

摩杰:“你确定你输入了5?”

张亚然:“是的,第十位数字是5。”

摩杰一脸疑虑地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你小小年纪的姑娘家,骗人都不脸红的吗?”

张亚然:“我没骗人啊。”

林忠寒按了下摩杰的肩膀让他坐下,然后平和地问Yaran:“既然你试过了,你能告诉我,系统给出的提示是什么吗?”

张亚然:“这我不记得了,反正就是成功了。”

梁雨:“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告诉我们对你有什么好处?”

张亚然:“好处?当然是让你们相信我是一个不会骗人的人啊。”

罗维内心:不会骗人的智障。

所有人看着张亚然,说不出话。

罗维有个过于常人的能力——谎言分析,他能在与人当面交流中,通过面部表情、语言组织、语速和肢体行为判断对方有没有说谎,且准确率极高。

罗维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他已经看出来,张亚然说的全都是真的。也就是说,10号玩家六明说的也是真的,密码的最后一位数字可以确定为5!

此时的罗维已经得到了最终密码的2个数字:3********5。

梁雨:“既然如此,那么请你明天把你的电脑带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再输入一次,我们来核验一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张亚然:“那还是算了,太麻烦了。”

所有人看着张亚然,说不出话。

罗维一直在分析着张亚然:看来大家都不太相信这个女孩,但如果之后其他玩家真的去试了第10位数,那么试过的人就都会坚信Yaran是个不会撒谎的天真的智障这个事实。这个妹子如果能被我掌控,那我就可以很轻松地利用别人对她的信任获取其他玩家的信息……

麦芽妹:“等等,梁雨姐,你是说明天我们还要过来吗?”

“我是觉得有这个必要”梁雨说着,看着林忠寒。

所有人都看着林忠寒。

“这是我今天喊你们来最重要的一个目的,”

林忠寒喝了一口茶,对所有人说,“相信你们也看出来了,这个游戏的本质实际上就是交易。每个玩家的目的都是尽可能地获取别人的信息,但我们没办法确保获取到的信息是真实的,总不能仅凭好感和信任吧?”

“所以我提议,建立一个公平交易的平台——接下来的6天,我们每天中午都来这个茶馆会面,会面的时候,所有人都可以公开地要求和某个其他玩家进行信息交易,你们可以交换自己的数字,或者是其他的信息。

如果有人的信息是错的,那么所有玩家都会当场知道,而撒谎的玩家的名誉自然会跌入谷底,之后想和其他玩家交换信息便会难上加难,这就是平台的意义。”

四明:“那为什么不今天就开始呢?”

林忠寒:“今天不行。因为还有一条规则没出来。”

四明:“哦……对。”

大家想起来这件事,补充规则的第四条将会在明日的零点公布。在规则并不完善的情况下,所有人都不敢轻易行动。

林忠寒:“我这个提议,你们觉得如何呢?同意的举手示意一下吧。”

所有人都举手同意了。

“也许黄油让忠寒当群主,就是看中了他这强大的组织能力吧。”罗维心中笑道。

林忠寒:“好,那么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吧。关于交换信息的具体规则我今天晚上会写好打印出来。不耽误大家时间了,希望大家明天能准时赶到。”散会了,所有人都站起来准备收拾东西离开。

林忠寒:“对了,有个方案顺便提一下……”大家都停下来看着林忠寒。

林忠寒:“其实还有这么个方法……我们所有人直接把数字公开,然后让某一个玩家输入正确的密码,让这个人获得游戏胜利,然后再把奖金平分给所有人。”

所有人都沉默了一会……

四明:“哈哈哈哈哈!”

摩杰:“哈哈哈哈哈!”

格桑紫玲:“呵呵呵……”

其他人也跟着假惺惺地笑了起来,然后陆续离开了茶馆。

回去的路上,张亚然走到路口等车,这时罗维走了上来。

罗维:“张亚然是吧?”

张亚然:“嗯?你是1号?怎么啦?”

罗维把张亚然之前给他的蛋糕递过去:“我生病了,吃不了这个蛋糕,还给你吧。”

张亚然:“哈哈,没事啊,留给你朋友吃嘛~我家就是做蛋糕的,就当帮我的店做个宣传呗。”

罗维把蛋糕收起来,走上前对张亚然悄悄说道:“你想不想跟我合作?”

张亚然的语调变得平缓起来:“你果然有这个想法。”说完邪魅地笑了一下。

尽管罗维很清楚,张亚然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只是在装腔作势,但还是配合着她:“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不如我们现在就交换一下吧。”

张亚然:“交换一下?交换什么?”

罗维:“当然是数字啊。”

张亚然:“交换数字……可是现在还没到茶会时间啊。”

罗维:“这就是私下交易,不然怎么叫合作?”

张亚然:“咦?你怎么不咳嗽了?”

罗维:“咳咳……外面空气流通一些。”虽然是合作,但是装病的基本战术是不能变的。

张亚然:“那你得告诉我,为什么我要跟你合作,你为什么要选我?”

罗维:“因为你是最能获得大家信任的人。”

张亚然:“我?为什么?”

罗维:“因为你根本不会撒谎。我能看出来,你刚刚在茶会上说的都是真的,通过你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张亚然半信半疑地看着罗维,但眼神中丝毫没有畏惧,只有好奇。

罗维吸了一口气,严肃地说:“听好,这个游戏的重点是交易信息,即交换情报,谁交易的次数最多,获得的信息最准确,谁就能赢得最终胜利;

你能够获得大家的信任,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和你交换情报;

而我能够判断别人有没有说谎,从而让获得的信息准确真实;

因此我们两人合作,就一定能一起获得胜利。简单明了。”

张亚然没有说话,依然是死盯着罗维的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罗维并没有读心的能力,只能猜测张亚然并没有听懂。

罗维:“那我重复一遍……”

张亚然:“嗯……”

罗维叹了口气,刚准备开口。

张亚然:“行,我知道了!”

她笑着说:“我们俩一起获胜,然后平分奖金,如何?”

罗维:“没问题呢。但你真的懂了吗?”

张亚然:“懂啦,我接受跟你合作啦!”

罗维:“那你的数字呢?”

张亚然:“嗯……我现在还不能给你,毕竟我还不能完全信任你。”

罗维想着,看来这个妹子也不是那么蠢。

张亚然:“除非你把口罩摘下来。”

罗维:“你要干嘛?”

张亚然:“连你的长相都不知道,我怎么能信任你?”

“行。”罗维摘下了口罩。

张亚然看着罗维:“其实你还挺帅的嘛。”

罗维:“……”

张亚然:“可惜你太矮了。”

罗维:“那你的数字呢?”

张亚然:“我也没说你把口罩摘下来就告诉你啊。”

罗维:“我就知道。”

这时,一辆高档轿车停在张亚然面前。

张亚然:“啊我的车到了,我先回去了!回去群里加你好友!”

“好。”罗维和张亚然告别,然后又戴上了口罩,独自一人回去了。

罗维并没有发现,路口拐角处有一个男人偷听了他们全部的对话。

第三章 规则

罗维回到家后,发现手机有2条新消息:

Yaran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Viola:你真的被选中当玩家了?

罗维看完,通过了张亚然的好友请求,然后把手机扔到一边,倒头就睡了。

为了防止泄露游戏信息,他早已决定在游戏结束前断绝和外界的来往,尤其是Viola。

晚上11点40,游戏的第一天即将过去。罗维守在电脑前等待第四条规则的发布。这一天里,罗维思考了很多问题。

这个主办方到底是什么团体,他们组织这场游戏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还有一个玩家——,为什么到现在都不现身?也从来没在群里发过任何消息……即便是退出游戏,也应该像10号玩家那样知会一声然后退群吧?

如果我真的能拿到这1000万奖金,我该怎么办……

罗维并不是没有目标,而是目标太大。

20岁时,刚刚完成本科学业的罗维和家人闹翻,独自一人出来生活。罗维出门的时候从家里拿走了150万的存折,而4年没有任何收入的罗维也即将用完这笔钱。

罗维的家里很有钱,可向父母索取生活费对他来说是非常羞耻的事,他死也不会做。

因此他不仅急于向父母还清当初拿走的这150万,更急于向他们展示自己不依靠他们也能赚钱的能力。区区100万远远不够,500万也不算好看,而1000万看起来才像个拿得出手的数字。

罗维从来就没想过要和任何人平分奖金,他的目标就是独吞1000万。

当前最困扰罗维的,是拿到奖金后,该如何在父母面前炫耀……

无所事事的罗维翻着手机中的聊天记录。

一天的时间里,大群已经炸开锅地讨论着密码游戏的事,很多人都开始了各种不靠谱的分析,各种做作的谣言也开始慢慢传开。

“这是国家公开组织的一次卧底调查,赢的人最后将被作为tw的间谍通缉!”;

“赢家早就已经内定了,这是就是一场大血本的商业炒作”;

“其实所有玩家都是内定的”

罗维又看了看其他社交平台,密码游戏的话题也在不停地升温,看起来影响力已经很大了。这样下去,只怕作为玩家之一的自己也会成为舆论焦点,这可不是罗维想得到的。

罗维内心产生了一丝不安,尽管目前还没有人见过“星氧”真正的样子,而且“星氧”也只是罗维的小号(之一),但罗维仍然对出名这件事非常排斥。

虽然外界都在关注着这场游戏,但还剩9人的玩家群却风平浪静,看来大家都不愿意透露任何自己的信息。一片沉闷和紧张的气氛在所有玩家的心中萦绕着。

0点了,罗维马上刷新了官网首页:

4.在游戏期间,任何玩家都可以花费100万元人民币获得一个最终密码中指定序号的数字,不限次数。

购买链接:https://www.********.com/givemeyourmoney

补充规则的后面加上了这第四条规则。

罗维看完,深吸了口气。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个主办方的真正目的果然还是钱。”

“这就是花100万购买一个数字的功能。对于一个玩家来说,如果自己已经掌握了其中一半的密码数字,只要自己钱足够,完全可以再花几百万买下剩下的数字。

这个功能虽然前期没用,但是到游戏后期,只要有钱,哪怕去借,一定会有很多玩家为了夺冠疯狂砸钱买数字,于是到后期就是比谁买数字的速度更快;这样算下来,最后主办方也是有可能回本的,搞不好还能大赚一笔!”;

“不过前提是,我们这些玩家得出的起,100万一个数字,对于普通人来说,即使去借,代价也太大了……等一下!”

罗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马上拿起手机,准备向张亚然问清一件事。

同时,罗维的手机也收到了一条消息,是张亚然发来的!

罗维:“不会吧?难道你也想到了?”

Yaran:嘿!蛋糕好吃吗?

星氧:……

与此同时,林忠寒家。

林忠寒一个人在黑暗的客厅看着笔记本。

确认了卧室里的妻子和女儿已经熟睡,林忠寒合上笔记本,偷偷走到阳台点了一根烟。他的家人对他参与了密码游戏的事并不知情。

这时,林忠寒的手机收到一条消息,是黄油发来的。

黄油:新的规则看到了吗

林忠寒:看到了。你们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黄油:我也只是受人委托办事,不要责备我呀(苦笑)。

林忠寒:我是不会花钱的,这是我和她的约定。

黄油:选择权在你,我们尊重每个玩家的玩法。

林忠寒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打开了玩家群,在输入框中输入了文字:“不好意思各位,我因私人原因,决定退出游戏。我的数字是9。”

犹豫了一会,林忠寒没有按下发送键,将文字全部删掉了。

“还在工作吗?”突然出现在林忠寒身后,妻子穿着睡衣看着他。

林忠寒赶紧关上手机屏幕:“没……没事,你快去回床上吧,别着凉了,”林忠寒掐了烟,“我等下就去睡。”

“你别搞太晚了,莫莫都睡了。”妻子打了个哈欠回到了卧室。

林忠寒也回到了客厅,重新打开了笔记本,开始编写文档……

罗维家。

罗维看着手机,面对这个智障女孩,一时有些慌乱。

星氧:我说了我不能吃蛋糕

Yaran:别骗我了

Yaran:你

Yaran:根

Yaran:本

Yaran:没

Yaran:病

Yaran:!

星氧:……

Yaran:哈哈

星氧:别哈了,我有正事要问你

Yaran:你为什么不问我是怎么看出来你没病的?

星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Yaran:因为你在撒谎,我能看出来,你说的都是假的,通过你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罗维看着手机,有一股想透过手机敲对方脑袋一下的冲动。

星氧:不要学我讲话

Yaran:好吧好吧,不开玩笑了

Yaran:那你说吧,什么事

星氧:我问你

星氧:你是在开甜品店对吧

Yaran:是呀

星氧:你才19岁,开店的成本是家里给你的吗?

Yaran:是呀

星氧:所以你家其实很有钱?

Yaran:额

Yaran:还行吧,干嘛问这个

罗维:看来我猜的没错。

星氧:记着,明天的茶会,你看我的提示行动

星氧:我会告诉你去和谁交换数字

Yaran:好的

星氧:嗯,切记,不要买数字

Yaran:买数字?什么意思?

星氧:……

星氧:你赶紧去看官网的补充规则

之后,两人一起研究了一个小时就各自睡觉了。

11月23日(星期二),中午1点,今羽茶馆。

暖气依然开得很大。

罗维戴着口罩瘫在1号座位上,仔细观察着每个人。

麦芽妹和摩杰的表情非常凝重,而林忠寒则一副疲倦的样子,看起来昨晚没睡好。其他人则看不出什么异样。

张亚然还没来,看样子又迟到了。

林忠寒:“四明,你哥六明有回复你吗?”

四明:“他昨天回我了,他说不行,可能他真的不想参与这个游戏吧……”

“好吧,我知道了,”林忠寒笑了笑,然后对所有人说,“那我们开始吧……”

摩杰:“等一下。”

林忠寒:“怎么了?”

摩杰站起来,鼓动着胸肌,表情非常严肃和愤怒:“开会之前,我有个事情要告诉大家,”摩杰指着麦芽妹大声说道:“我昨天和3号玩家交换了数字。”

所有人都认真了起来。

罗维也皱起了眉头,他立马观察麦芽妹的表情,发现她死盯着摩杰,脸上充满了气愤和困惑,似乎想要说什么。

摩杰:“但是她给我的数字是错的!”

罗维心里笑了笑:“哈,有意思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麦芽妹也立刻站起来:“明明你给我的数字是错的!我给你的才是正确的数字!”

四明:“噗~”

格桑紫玲一边摇头一边苦笑。

梁雨依然面无表情。

林忠寒闭着眼睛,看起来很苦恼。

每个人的表情都被罗维记了下来。

第四章 公约

“他恶人先告状,你们不要听他胡说!”

“数字是我先给你的,你看了后才回复我的,我怎么可能还反过来骗你?要我把聊天记录翻出来吗?”说着摩杰把聊天记录打开,然后展示给众人看。

罗维瞄了一眼,发现这个对话记录是从昨天下午2点半的时候开始的。

“这跟谁先给的有什么关系?你就是看我一个女孩子好骗就故意说假话!”

两个人吵得非常凶。旁边的人看着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劝解。

“好啦好啦,先别激动~”四明忍不住站起来劝架,但没有什么效果。

摩杰对大家说:“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有骗人。”

麦芽妹:“我也可以发誓啊!有什么用?你已经骗人了,还怕什么发誓?”

摩杰:“大家千万不要以为她是女的就轻易相信她。”

林忠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安静!”

两人这时才停止争吵,但还是愤怒地看着对方。

林忠寒缓了缓语气说:“我知道,你们两人中必然有一个说了谎。但是你们得记住一点,我不是法官,这个茶会也不是法庭。我的目的和其他所有玩家一样,都是为了获得游戏胜利才聚集到这里,”

说着,林忠寒也站了起来:“所以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判断你们谁说了谎,我们也没有义务为被骗的人伸张正义。你们可以私下交易,这没有违反游戏规则,我不阻拦;但既然你们决定进行私人交易,就必须自己承担风险。这就是密码游戏的规则。”

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麦芽妹和摩杰。

林忠寒:“听明白的人就坐下。”

两人听进了林忠寒的话,只好憋着怒气坐了下来。四明松了口气,傻笑了一下,也跟着坐下了。

这时,林忠寒从椅子旁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叠文件,放在了茶桌中心。

林忠寒:“这是我昨天整理的茶会规则,你们每个人都看一下。”

其他人都从茶桌中心拿了一张。罗维拿到手后,也大致地看了看。

林忠寒:“茶会的规则是这样的,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一张卡片上写一个玩家的号码,表示自己今天想要交换情报的对象,然后所有人一起将卡片展示出来。

展示了卡片之后,每个玩家轮流结算自己收到的交易邀请,可以同意交易,也可以拒绝。如果同意交易,则两位玩家当着所有玩家的面,以纸质方式交换对方指定某个序号的密码数字。”

“交换完,大家确认两人交易成功,接着轮到下一对玩家进行交易;在交易过程中,如果有人提出对方撒谎,则交易失败——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则原告玩家需立即公开展示自己在官网收到的错误提示信息,让所有玩家进行验证;如果原告玩家展示了错误提示,则判定被告玩家撒谎;如果原告玩家无法展示错误提示,则判定原告玩家撒谎。”

林忠寒喝了口茶,继续说道:“被证实在茶会上撒谎的玩家,将被永久地取消参加茶会的资格。”

说完林忠寒又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张A4纸放在茶桌上:“这是茶会的公约,同意的玩家请在上面签个字。”

每个人都在思考。

林忠寒:“当然,大家有什么疑问也可以提出来。”

“我有个问题,”格桑紫玲说,“如果按照这样的规则,可能很多人都会拒绝交易,那交易的机会是不是太少?”

罗维:“不,这样正好。”

所有人都看着第一次主动发言的罗维。

“咳咳……是这样的,”罗维坐起身来:“每个人都只能发出一次交易请求,而请求能否通过完全由被邀请的玩家决定,这样的话,咳咳……不好意思,一说话就咳……”

罗维侧身咳了几声,然后转正:“这样的话,每个人都会更倾向于将邀请发送给名誉好、值得信任的玩家,而名声差的玩家则很难获得跟别人交易的机会;如果……咳咳咳……如果允许交易的次数过多,那么做过坏事的玩家就有更多的机会交易情报,这对守规矩的玩家是不公平的。”

说着,罗维拿过圆桌上的公约说:“我同意这个规则。”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罗维内心:幸好我有先见之明,跟张亚然合作了。林忠寒是个性格刚正的人,他制定的规则一定是对守规则的人有利的,如果没有张亚然这张牌,我是不会同意这个公约的。但是那个智障怎么还没来?

“Hello,大家好呀!”双马尾张亚然气喘嘻嘻地跑了进来,手里又提着一个塑料袋。

四明:“我说你怎么又迟到了?地铁又堵了?”

“嘻嘻嘻嘻。”张亚然没有回答,然后又开始派发甜品,“这是我们店新出的布丁,大家尝尝!”

摩杰接过张亚然的布丁,突然温柔起来:“谢谢你!”

罗维内心:你是推销员吗?

派发完布丁后,张亚然热气腾腾地坐到了2号位上。

林忠寒:“亚然,下次再迟到就不能参加茶会了。”

张亚然:“布丁好吃吗?”

林忠寒:“还不错。”

大家都吃起了布丁,除了麦芽妹。

麦芽妹一直在低着头思考什么,突然抬起头说:“好,那我也签。”

话题又回到了公约上。

麦芽妹签完了字,递给了四明。

四明:“呃……我还没太明白规则啊。”

麦芽妹瞪了四明一眼。

四明吞了口口水:“好,我签。”

公约纸被依次递了过去,摩杰,格桑紫玲和梁雨都签了字。公约被递到张亚然手上。张亚然随意地看了看规则和公约。

“我不同意签字。”张亚然非常严肃地回答。

所有人都看着张亚然。四明慌张地说着远程悄悄话:“你不要搞事啊!”

林忠寒:“没事,你对规则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都可以说。”

“我对规则没有不满意的地方,但是我不会签字。”张亚然回答。

所有人都困惑地皱紧了眉头。

张亚然:“因为在座的各位玩家中有一个我不信任的人。”

林忠寒:“谁?”

张亚然转向指着旁边的1号:“就是1号玩家星氧!”

罗维低着头一声不吭。

林忠寒:“星氧怎么了?”

“我昨天回去的时候,看到了他摘下口罩的样子,”张亚然抬高了音调:“他是我前男友,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罗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所有人:“……”

“所以这个茶会,只要他在,我就不会参加,”张亚然义正言辞地对着林忠寒说,“寒叔,你能不能把这个人踢出茶会?”

罗维这时已经浑身冒冷汗了。

林忠寒:“这可不行。这样做对星氧不公平。”

并不是为了公平,林忠寒内心非常清楚,如果这样就把一个玩家踢出茶会,那么整个交易平台的公正性就会受到严重的质疑,自己作为群主的名誉也会受损。

然而同时林忠寒也知道,把一个玩家踢出茶会,相当于大大减少了一个竞争者的优势,这对于自己也是有利的,但是踢人必须要一个正当的理由……

“嗯……既然如此,”张亚然想了想说,“那我就自己退出茶会!”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张亚然。

林忠寒心中一喜:正当的理由来了!

这时,罗维突然站起来,捂住了张亚然的嘴:“不好意思各位,稍等一下~”然后拽着张亚然离开了房间。

罗维和张亚然两人互相拖拽着来到一楼走廊。

罗维:“你是智障吗!?”

张亚然:“这不都是按你昨天的计划做的吗?”

罗维:“你按个屁计划啊!我昨天说的是你留在茶会,把我踢出去啊!你怎么自己出去了?”

张亚然:“那寒叔不同意啊,我有什么办法。”

罗维:“还有前男友是什么鬼?昨天说好的明明是说我是黑道的人啊!”

张亚然:“啊我忘了!不都差不多嘛!”

罗维的内心正在崩塌。

他原本的计划是让张亚然公开他黑道的身份(其实是假的),两人在茶会上发起冲突,之后罗维用暴力威胁张亚然,被林忠寒制止,然后被众人赶出茶会。

这样虽然自己“被迫地”离开了茶会,形象也一落千丈,但是反而加深了大家对张亚然单纯天真的印象,好让张亚然在茶会中获得更多优势。

同时,演这出戏也可以彻底撇清和张亚然的关系,防止别人猜出两人已经结盟的事。

对于罗维来说,不参加茶会并没有什么影响,茶会的信息完全可以通过张亚然来获取,而自己则可以“理所当然地”积极投入茶会以外的私人交易中……

可惜这个计划目前进行得并不顺利。

罗维缓了缓情绪:“我现在没时间跟你争了。这样,我待会主动和大家请辞,你坐到自己的位子上不要乱动,一句话也不要说,假装生气就行了,懂吗?”

张亚然木讷地点了点头。

两人简短地交流了一会细节,又回到了二楼茶会房间。

“咳咳……不好意思,大家见笑了。”

罗维对着所有人说:“我接受亚然的要求,退出茶会。”说着,罗维又拿起公约和笔。

林忠寒:“你考虑清楚了吗?星氧。”

张亚然这次很乖地坐着,脸上仍然表现着不满,也不知道是演的还是真的。

“嗯,我已经决定了。”说着,罗维将自己的签名划掉,然后快速转身离开了茶馆。出门的时候,罗维不小心撞了一下服务员。

张亚然在公约上签了名字。

这时,服务员进入了房间,给每个人都倒上了茶水,然后俯身对着林忠寒悄悄说了点话,林忠寒点了点头,服务员离开了房间。

“耽误了很多时间,我们开始吧。”林忠寒对着众人说着,收起了公约和规则文件,然后将卡片派发给了每个人。

林忠寒:“重复一遍,每个人都可以在卡片上写上你想要交易的玩家的序号,然后我们一起翻开,轮流结算。如果暂时没有想交易的对象,留白就行了。”

每个人都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然后同时公开:

3号麦芽妹的卡片:5(林忠寒)

4号四明的卡片:2(张亚然)

5号林忠寒的卡片:9(梁雨)

6号摩杰的卡片:2(张亚然)

8号格桑紫玲的卡片:5(林忠寒)

9号梁雨的卡片:2(张亚然)

2号张亚然的卡片:空白

众人看着卡片,面面相觑。

街道上,罗维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消息:

星氧:选4号,四明

茶会上,林忠寒:“那么从票数最多的张亚然开始结算吧。亚然,你选择跟谁交换信息?”

张亚然指着四明:“我选阿呆”

四明握拳:“Yes!”

林忠寒递给张亚然一张白纸:“写上你想要交换的信息,然后递给四明。”

张亚然写上:你的数字。然后递给了四明。

四明也写上:你的数字。递给了张亚然。

之后,两人在这张白纸上交换了自己的数字。

林忠寒:“你们都用自己的手机登录账号,然后输入对方给你的数字吧。”

两人都在官网密码锁指定的位置上输入了对方提供的数字,没有人指认对方撒谎,交易成功!

之后,四明拿着纸和打火机跑去厕所,将这张纸烧掉了。

罗维的手机收到一条消息:

星氧:别用手机发!

此时,星氧和张亚然都获得了最终密码的第四位数:7。

而四明也获得了张亚然所持的第二位数字:1。

林忠寒对张亚然说:“你还可以选择跟摩杰和梁雨交易。”

张亚然:“不用了,我不想暴露太多我的信息。”

张亚然心里清楚,如果一次和很多人交易,那么茶会上的玩家就都会知道,自己掌握了太多的数字,之后大家就不会和优势太大的玩家进行交易了。当然,这些都是罗维教给她的。

林忠寒:“可以。那么轮到我了。”

林忠寒看了看麦芽妹和格桑紫玲的表情:“我选麦芽妹。”

林忠寒也非常清楚,茶会上交易最多一次,超过一次,就会被针对。

林忠寒和麦芽妹两人交易成功。

梁雨则拒绝了林忠寒的交易邀请。

于是,第二天的茶会结束了。

下午4点,摩杰一边在健身房健身,一边思考着茶会上发生的事情……这时,摩杰收到了一条信息:

Yaran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摩杰嘴角微微上扬:“猎物自己送上门了。”

第五章 淘汰

时间回到下午2点,茶会结束后。罗维和张亚然在两人一起吃中饭。

“3。”“1。”罗维和张亚然同时轻声地说道。

罗维:“现在才把数字给我。”

“嘿嘿,这是在考验你。”张亚然笑嘻嘻地说,然后从口袋中翻出手机来,不小心掉出一个棒状的仪器。张亚然马上捡了起来。

罗维:“这是什么东西?”

“防狼电击棒呀。”张亚然拿着仪器显摆着。

罗维:“你这么平,用不到那玩意的。”

“我买这个东西就是专门用来电你的。”张亚然用电击棒指着罗维的脑门说着。

“这下糟了,看来跟她摊牌的时候一定要离她远点。”罗维的内心嘀咕着。

张亚然用手机在官网输入了刚刚拿到的数字——所有的数字都通过了。

此时的罗维和张亚然都已经获得了最终密码的4位数字:31*7*****5。

张亚然:“对了,刚刚你为什么要我选四明呢?”

罗维:“我可以跟你解释原因,但你得确保你会认真听。”

张亚然:“你说你说,我认真听。”

罗维放下筷子:“首先你告诉我,如果是你,你会选和谁交换数字?”

张亚然:“我应该会选6号吧,我感觉他挺好打交道的,给他布丁的时候他还挺温和地谢谢我。”

罗维笑了笑:“我告诉你吧,在茶会上,应该尽量选不好打交道的人交易,把好说话的人留到茶会外去攻克。”

张亚然:“哦哦,原来如此!”

罗维:“我不是告诉过你,你今天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

张亚然:“对,我想起来了,3号和6号吵起来了。”

罗维:“我观察了他们吵架的整个过程,6号摩杰语速和表情都非常不自然,论据的重点都在于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而非攻击对方的漏洞,很明显是他说了谎。”

张亚然:“既然这样,那不是更应该和6号交换数字吗?不然之后找他,他又说谎怎么办?”

罗维:“如果我去和他交涉,他能骗过我吗?”

张亚然:“对哦,说的也是,哈哈。”

罗维喝了口水,说道:“在茶会上争吵的时候,6号摩杰说了一句话:‘数字是我先给你的,你看了后才回复我的,我怎么可能还反过来骗你?’。我跟你说过,你还记得吗?”

张亚然:“嗯。”

罗维:“如果你是6号,你打算和3号交换数字,而你又不打算告诉3号你真正的数字,那么你只能从剩下的9个数字中挑一个对吧?”

张亚然:“对啊。”

罗维:“6号先把数字给了3号,说明6号在选择这个假数字的时候并不知道3号的数字是多少,万一他选的假数字正好是3号自己的数字,不就穿帮了吗?所以为了避免这种事发生,6号一定会选一个3号绝对不知道的数字,这个数字是多少?”

张亚然:“呃……我猜不到诶。”

罗维:“这个数字很有可能就是你第一天告诉大家的数字,5。”

张亚然:“那也就是说,他昨天试过了‘5’这个数字!?”

罗维:“没错。摩杰昨天下午2点半就主动找了3号麦芽妹,这是茶会刚刚结束的时候发生的事。所以摩杰很有可能在茶会刚刚结束的时候就试过了数字5,并且得到了正确的提示。此时他在肯定3号没有试过数字5的情况下跟她私下交易,那么他就一定会选‘5’这个数字作为假数字来骗她。”

张亚然恍然大悟。

罗维:“今天茶会上给你发交易邀请的人是4号四明,6号摩杰和9号梁雨,6号也在其中,更进一步地说明6号昨天试过了数字5,并且相信你是一个非常天真善良的人。他觉得邀请你交易,你最有可能同意。”

张亚然:“这么说,那4号阿呆和9号梁雨也试过了‘5’这个数字?”

罗维:“很有可能。只是他们都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都向你发出了交易邀请。不过这也证明了我之前的判断是对的,”罗维又笑了笑:“你的天真善良确实为你带来了很多人气。”

张亚然:“明明是因为我长得可爱。”

罗维:“所以6号玩家摩杰,加上麦芽妹给他的数字和他自己的数字,他现在应该已经有最终密码中的3个数字了。再跟他交易的话,他的优势太大了,因此不能选他,况且我已经想好该怎么对付他了。

至于选4号还是9号,我也只是凭感觉。我觉得4号看起来没有太多威胁,而9号看起来在预谋什么事,最好不要过早地向她暴露我们的数字。”

张亚然:“嗯……我也有这种感觉。”

罗维:“你真的听明白了吗?”

张亚然:“我当然明白啊,这么简单的逻辑,我又不是智障。”

罗维内心一惊:你怎么知道我整天骂你智障?

张亚然:“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找谁要数字?”

罗维又把筷子拿起来,一边夹菜一边说:“目标还不明显吗?”

下午4点,健身房。摩杰坐在蝴蝶机上看着手机。

Yaran:嗨,可以交换一下数字吗?(滑稽)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你为什么选我呢。

Yaran:嗯……我也不知道

Yaran:我觉得你这人挺好说话的

Yaran:今天茶会上你对我说了谢谢

Yaran:虽然你长得很凶,但我觉得你是个很绅士的人,你应该不会骗我(酷)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妹子,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Yaran:除了你我不知道该相信谁啊

Yaran:你不愿意和我交换数字吗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我考虑一下,晚点回复你

Yaran:好,我等你回复

摩杰内心早已同意,根本不打算考虑,但一定要装着自己很纠结的样子出来。

(半个小时后)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好,我答应和你交换

Yaran:太好了!谢谢你!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你想怎么交换?

Yaran:去咖啡厅吧,当面交换,我把位置发你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好的

Yaran:5点半到可以吗?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没问题,一会见

摩杰合上手机,笑了笑:果然女人都好骗。

突然,他又收到了一条消息:

星氧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摩杰内心:是那个1号?他也想跟我交换吗?先看看他的目的吧。

摩杰同意了请求。

星氧:不要和张亚然交易

看到这条消息,摩杰突然有点困惑。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你怎么知道我在和2号交易?

星氧:我在监视她

星氧:她发的消息我都看得到

摩杰内心又笑了:难怪她要跟你分手。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为什么不能跟她交易?

星氧:她是骗你的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我凭什么相信你?

星氧:因为我了解她的为人

星氧:相信我,不要和她交易,和我交易吧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我考虑一下吧

摩杰根本不打算考虑,他内心非常清楚:星氧被踢出了茶会后就只能通过私人交易的方式获取数字;星氧和Yaran已经是公认的敌对关系了,他俩是不可能交易的,他一定会找像我这样优势不大的玩家交易。

他俩中必然有一个人在说谎,可是目前对于摩杰来说,比起罗维,他肯定更愿意相信那个第一天就诚实地公布10号数字的纯真善良的小女孩。

17:40,某咖啡厅,摩杰正坐在座位上等待张亚然。

“对不起我来晚了。”张亚然抱着一个平板电脑跑了过来,坐在摩杰的对面。

摩杰:“你好像经常迟到啊?”

张亚然:“哈哈,不好意思啊,下次不会了!”

摩杰:“好吧。你拿个电脑做什么?”

张亚然:“你说这个吗?当然是为了试数字啊,手机屏幕那么小,我怕待会手滑输错了就惨了。”

“嗯……”摩杰显得有点慌张,“是这样的,按照规矩,见面只交换数字就可以了,我们各自回去再验证。”

张亚然:“为什么啊?难道你要给我假数字,怕我当场拆穿你?”

摩杰:“不不,我不会骗你……是这样的,因为在外面交换容易被看到,说不定现在就有人在偷窥我们。”摩杰很清楚,他就是不想跟张亚然当场翻脸。

张亚然:“哦哦,原来如此,你想得挺周到的,那好吧!”

摩杰:“对了,你之前没有和其他玩家交易过吧?”

张亚然:“呃……我就刚刚在茶会和4号交换过啊。”

摩杰:“哦哦,好的。”

张亚然:“你呢?”

摩杰:“我和3号交换了,可惜她给我的是错的,唉。”

张亚然:“唉,你这么老实,肯定会被骗啊。”

摩杰尴尬地笑着,然后拿出了两支笔和两张纸:“我们分别在纸上写好自己的数字,然后一起交给对方,怎么样?”说着把一支笔和一张纸递给张亚然。

张亚然接过纸和笔:“好嘞!”

摩杰内心:“看来这个妹子已经非常信任我了。”

突然,摩杰的手机又收到一条消息:

星氧:我在你后面。

乘着张亚然低头写数字,摩杰马上惊恐地回头查看,发现罗维正戴着鸭舌帽、墨镜和口罩坐在后面一排的位子上。

摩杰又收到一条消息。

星氧:放心吧,她没发现我。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你想做什么?

星氧:我是来告诉你,张亚然在说谎,她不会给你她真正的数字。

星氧:她脸很红,语调非常错乱,很明显在紧张。

摩杰此刻根本听不进这些玄学的东西,他只想快点完成交易以免被张亚然发现当场揭穿。摩杰此刻已经开始有点慌张了。

张亚然:“你写好了吗?”

摩杰:“嗯,写好了。”

两人将写了数字的纸折叠好,同时慢慢地递给了对方。

摩杰:“好,那我们就各自回去验证吧。”

张亚然:“对了,你想不想跟我合作?”

“嗯……这个我再考虑一下吧。”说着,摩杰便急匆匆地离开了咖啡厅。临走时,摩杰看了一眼罗维的位置,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10分钟后)

罗维坐到了摩杰原来的位子上对张亚然说:“他给你的数字是什么?”

张亚然嘻嘻地笑了笑,把纸递给了罗维。罗维打开了纸,上面写着数字:0。罗维将纸揉成一团,还给了张亚然。

罗维:“记住这个数字,然后把这张纸烧掉。”说着,罗维站起身准备走。

张亚然:“你现在去哪啊?”

罗维:“我去拿真正的数字。”

晚上7点,摩杰的房间。

您输入的密码错误。您还剩1次尝试机会,请好好把握。

摩杰的电脑屏幕上弹出了这条信息。

摩杰瞪大眼睛看着屏幕,然后看着手中纸上的数字:3。

他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小丫头居然骗我?”摩杰回忆着张亚然的一切行为和语言,可他仍然找不到任何自己可能遗漏的破绽。世界观崩坏的摩杰愤怒地把纸撕碎了。

摩杰的手机传来新消息的提示音。

星氧:你输入了吗?

摩杰突然想起了罗维的忠告,马上回复了他。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你说的是对的,她骗了我

星氧:有空吗?待会碰个面?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好

此时除了这个给过自己忠告的星氧,摩杰已经不知道该信任谁了。

晚上9点,人民公园。罗维站在一条僻静的公园小路的路灯下,戴着鸭舌帽和口罩。

摩杰穿着羽绒服走了过来。

罗维摘下口罩,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还剩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次再输错,你就会被淘汰。”

周围没有路人,只有冷冷的风声,罗维和摩杰都可以肯定,以这种音量说话,没有人可以听到。

摩杰:“我相信你。”

罗维:“那我能相信你吗?”

摩杰:“你不是能够看穿别人有没有说谎吗?明知道这一点,我是不可能骗你的。我的数字是8,你现在就可以查看。”

对于摩杰来说,今天一定要获得一个新的数字;他心里很清楚,以自己的形象,在茶会上是根本争取不到交易机会的;他和罗维一样,都只能通过茶会之外的私人交易获取数字。

今天已经没有任何人比罗维更适合进行交易了,哪怕暴露自己真实的数字,他也要获得罗维的。

罗维:“我的数字是1,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查看。”罗维报上了张亚然的数字。

摩杰:“不了。我相信你。按规矩来吧。”摩杰不相信鬼神,但他相信,凡事按规矩来总能避免灾祸。

两人像陌生人一样,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了。

晚上9点20分,麦芽妹、四明、林忠寒、格桑紫玲、梁雨、罗维和张亚然的手机同时收到一条短信:

6号玩家【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摩杰】因使用完两次尝试机会,已被淘汰出局。

——黄油

同时,玩家群的人数减少为8人。

麦芽妹内心:不管是谁,谢谢你了。

微信扫一扫